为我父亲站岗 :发文人: 黄康生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父落,子“top”。

一大早,一缕阳光射进病房。夏立正“啪”,举起右手,向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敬了一个神圣的军礼。然后,他含泪告别父亲,前往黄浦镇沙岗义务消防队为父亲站岗。

站在父亲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夏胡凯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夏胡凯清楚地记得,他的父亲夏银龙从志愿消防员开始,就把手扶拖拉机改装成了消防车。后来一辆旧吉普车配备了先进的消防设备,把“路虎”改成了“水龙”。几十年来,父亲一直绕着“水龙”转,绕着“火海”跑。但是夏银龙不记得“水龙喷了多少吨水”还有多少“火魔”被制服了。

“水龙”还静静地躺在营地里。虽然喷不出水来,但他们却在默默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水与火的故事。

那年冬天,湛江一辆白色轿车不小心掉进剑江,司机被困在里面。夏银龙开“水龙”出火线,到剑河的时候,车正在慢慢下沉。关键时刻,夏银龙跳进了冰冷的河里:“坚持住!我会救你的!”

夏银龙好不容易才把司机拉下车。但为了避免司机二次受伤,夏银龙以身体为肉垫,将司机抬出水面……

那年春天,黄浦镇供销社家属楼突然起火,深红色的火焰“往上”。夏银龙开车“水龙”到现场时,夹层已经烧毁。

夏银龙拿起氧气瓶,戴上呼吸器,冲进火海。在火海的深处,哭、哭、叫、喊汇成了一声巨大的悲嚎。夏银龙用铁锹砸碎窗户,迅速救出一名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孩子。

火越来越大,烟越来越多,空气中烧焦的味道越来越重。“共产党员,跟我来!”夏银龙又拿着水枪冲进了浓烟火海。短短10分钟,他迅速救出两个老人和两个孩子,并抬出一个热煤气罐。

“呜呜呜……”这时,楼上传来一声嘶哑的叫声。夏银龙戴上氧气面罩,再次冲进火场。大楼里的爆炸一个接一个地爆发,一个小火球射向空中。穿过火海,夏音龙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昏迷的女人。夏银龙立刻蹲下来,抱起女人就冲了出去。当他们正要冲出大门时,他们被一场大火和热浪逼了回来。“撤!”夏银龙抱起女子,从浓烈呛人的烟火中杀出。

夏银龙爬上三层楼的梯子就觉得头晕。另一个煤气罐爆炸了,地板内外都有呛人的烟雾。夏银龙摘下口罩,戴在女人身上,背着她穿过浓烟,一层一层冲下去。

由于吸入大量有毒烟雾,夏银龙在回来的路上咳嗽了一声。但他不怕困难,不气馁,坚韧不拔地直奔后门。一跨过“鬼门关”,夏银龙就倒下了,不到一分钟就吐了……

很快,夏银龙被抬上了救护车。

父亲出事后的第二天,夏毅然辞去了在上海稳定的电脑工作,独自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

“我父亲在哪里,我的家在哪里。”夏在父亲床边搭了一张小床,日夜照顾父亲,把病房变成了新家。在夏眼里,父亲的幸福是他最大的幸福。

孟子说:“孝可以解后顾之忧。”2011年10月,夏决定以父亲的名义设立“消防基金”。后来夏提起父亲的水枪,去沙岗大营继续写父亲的风火传奇。

营地里堆满了云梯车、水箱消防车、排烟消防车。夏试图从这些车中找到父亲的影子。我也期待有一天能像父亲一样,拿着银枪冲向火场,拯救危难中的人。

“冬练39年,夏练3天”,夏牢牢记住了父亲的嘱托,这个记录是8年。钻火圈,跳深坑,爬墙……八年来,夏一直值班,半夜睡觉,抗热抗冷,反复锤炼不慌不惧危险的心理素质;反复锤炼战斗的勇气,战斗,实践,胜利。

那年秋天,一场强烈的台风“彩虹”迎面袭击了港口城市,“半岛液化”三个球罐严重泄漏,“吱吱”尖叫着响彻港区。刺耳的翁鸣声像是从地狱传来,穿透耳膜,令人叹为观止。更可怕的是,罐体周围分布着10多个危险化学品工厂。泄漏的油箱一旦爆炸,必然会导致一系列的爆炸。到时候爆炸的威力会像巨型炸弹一样,港区一半的建筑会被彻底摧毁,夷为平地。

在危急时刻,夏以父亲的名义连夜赶往灾区。路上,风在咆哮,雷在鸣响,海在咆哮。沿途的铁皮房和广告牌被“附魔”像纸片一样撕碎,漫天飞舞。夏胡凯咬紧牙关,在风雨中前行。

远远的,夏听到了“的嗤嗤声”还闻到了一股强烈的天然气泄漏的刺鼻气味。夏心中一紧,暗叫“大势不妙!”

整个港口地区被笼罩在一种浓厚的恐怖气氛中。灾区飞沙走石,房屋倒塌,三个罐的检查梯全部被炸掉,三个罐的顶部全部出现气相泄漏,三个罐的底部全部出现大量液体堆积。

夏喘着气,脊背发凉。他知道稍有不慎就会导致火灾和毁灭。十万多条鲜活的生命将葬身火海。

时间过去了,死亡一步步向人逼近!

飞云依旧容易,毫不犹豫的赴汤蹈火。夏和四个敢死队联手,并肩筑起了血淋淋的长城。夏穿上防静电内衣,戴上救生头盔,率先踏上竹梯,爬上三号舱顶。3号储罐是一个高度为25米、底部半径为20米的近似圆柱体。夏靠在椅背上,使劲拽着喷水管,使劲爬了上去。走到半路,的手心在冒汗。

风还在咆哮,雨还在呼啸。凭着惊人的毅力,他与女巫生死搏斗。经过两个小时的拼搏和拼搏,他终于爬到了锅顶。

血洒在锅顶上,狼卷着烽烟。夏低着腰走近漏雨处。虽然软木塞压得很紧,但压得越低,弹出的速度越快。

夏并不害怕危险,所以他决定在软木塞上绑一根横杆,以便在风中对外施压。

按下横杆,冲软木塞,封好壶嘴……夏等人用血肉成功堵住了直径约60 mm的漏洞。随后,他们成功地转移了泄漏罐中剩余的400多吨液化石油气。

雨停了,天快亮了,风还在呼啸,海还在咆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