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苍沟 ,本文投稿: 关山狼刘杰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苍沟是茫茫关山中数不清的沟壑之一,与其他许多伙伴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条已经有人居住了数百年的沟壑,在关山数万条沟壑中脱颖而出。

所以苍沟绝版,无法复制!

一百年前,在这片狭窄的沟壑和茂密的森林中,开辟了数百英亩肥沃而肥沃的土地,大片大片的鸦片在这片黑亮的土地上茁壮成长。夏末秋初,妖娆的罂粟花,如荡气回肠的女子般迷人,在苍翠的山野中尽情挥洒着自己的魅力。这些妖娆的花朵枯萎后不久,绿色的果实就会诞生。正是这些球形的绿色果实,给沧沟的第一位居民林带来了滚滚财源。林家也从自己种植发展到雇佣长工,再到武装看护和加工贩卖。林家的主人也叫妙林法师。结果,林家成了方圆数百里的富人。店铺开到了马霞和华亭,以苍沟为中心,方圆数千亩林地归妙林法师所有。

妙林法师在沧沟获奖发了大财,家族的辉煌延续了40多年。直到解放,鸦片被铲除,他的家庭财产被没收。林的后人也离开了曾经让他们富足、陶醉、痴迷的土地,最后让他们伤心、难过,如随风而去的蒲公英。苍沟昔日的富豪慢慢淡出人们的记忆,成为一段尘封的历史。

在苍沟林家消失后不久,20世纪50年代初,这座苍翠的深谷里,一座座茅屋拔地而起,炊烟袅袅,除了草木鸟兽的气息,人们又一次愤怒起来。一开始,一群逃难的灾民看到了这个美丽的地方:秋天硕果累累的野果,春天发芽的野菜,都是充饥的好东西。然后,由于政治上的困难,权利分散的家庭接踵而至。这些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爱上了这个天堂,并在这片慷慨善良的土地上牢牢扎根。茅舍搭起后,一个个苍沟婴儿诞生,最后孕育出一个叫苍沟的山村,这让华亭县地图上的一个黑点变得比芝麻小得多。这些逃离农村、乞讨食物的人,在经历了艰辛和折磨后,投靠了政治,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在身体和精神上生活的家。他们远离了山外的饥饿、争斗和非议,在青山绿水间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沧沟属于寒冷潮湿的林区,不适合种植大部分粮食作物,只有外来的小麦、燕麦、荞麦、马铃薯喜欢这里。虽然产量不是很高,但足以填饱人们饥饿的肚子。肥沃的黑土非常适合大黄的生长,可以清热燥湿,每年给仓沟人带来足够的收入来维持生计,这在当时的四川地区是很少见的,因为四川地区一个人每天的劳动价值只有一毛钱左右,而仓沟人一个人每天的劳动价值每年都在一美元以上。渐渐地,仓沟等关山林园村的居民获得了“大荒大师”的称号。每年冬天,村里十五个房间的长茅屋里,炊烟日夜升起,那是生产队收割的大黄。生产队每年都要挑选有经验的烧烤,因为大黄烧烤从生活到成功都不可能关棚里的火,而且火大火小都是靠经验控制,没有依据可以依靠。要知道,脚手架上熏出来的几千斤黑疙瘩,都是村里二百多人一年的希望!

大黄熏烤好后,装满了几十个架子,由队长带领,几十个青年拉着架子把货送到马霞药材收购站。送货完成后,队长会带大家去国营食堂吃一顿豪华的臊子面,然后回家过夜。过了两天,生产队该分红了,家家户户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硬碰撞票。然后家家户户忙着买年货,在集市上夸张地炫耀苍沟人的财富,毫不犹豫地奔向山里的年轻人。

一条长约十里的沟壑,分为两个合作社,居住着50户200人。苍沟人家的院子里没有围栏、农具等物件,放在院子里也不藏着。谁想用哪个家就直接拿走,用完了放回去。一个家庭有亲戚,也就是全村的亲戚。这种场景经常让外国亲戚羡慕:为什么这个地方的人这么好?每年一交腊月,我几乎天天吃肉,因为每个过年杀猪的家庭都要请村里的邻居吃饭。如果一个家庭有事可做,就意味着每个家庭都有事可做。没有必要要求分工。会有人照顾一切,但无所事事的是主人家。

水土一方滋养另一方。苍沟的青山绿水养育了苍沟出生的苍沟宝宝,他们像山一样坚毅,像水一样温柔。更让外地人惊叹的是,这五省八县的外地人,在60多年的时间里,发展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这个群体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语言、生活态度和对孩子的教育...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对苍沟水土的热爱。苍沟人的发音是由五省八县的口音组合而成,特点是刚柔并济,优美清晰,如山涧跳崖般优美。在寒冷潮湿的苍沟地区,最原始的劳动形式是第一次挖掘,很少有地块可以用架子车运输。所以无论是种植药材,还是去山外市场磨面,都要靠自己的努力。也就是稍加留意,你会发现无论是山坡上光着背挖药的男人,还是扛着百斤药材的村妇,脸上都没有一丝忧愁,在脸上的汗水中,他们真的是幸福灿烂。

苍沟的父母凭借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眼光,为下一代——定下了努力学习的目标!再难,娃娃书也不能耽误,这是一代人的共识,也是其他村民所没有的远见。就这样,在乡村小学完成学业后,苍沟娃娃大部分都上了中学,尤其是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娃娃,被父母以超人的毅力送进了学校,最终走上了一条宽阔舒适的道路。要知道,那是一个读书无用武之地的时代,中学时代走四十多里山路是一段艰辛的旅程。

一个200人的沧沟,走出去30多名大学生,这在方圆百里之外是绝无仅有的,沧沟也因此而出名。新农村建设和移民工程实施后,沧沟人绝大多数都搬出了生活了近百年的热土,却固执地留下了土坯房,土坯房从茅舍变成了土木结构。在山外住了一段时间后,他们总要回到苍沟看一看,在老房子里煮一壶苦茶,一边啜饮一边咀嚼过去的艰辛与艰辛,最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每年的庙会上,走出苍沟的人大多都要回到狭窄的苍沟庙里祭拜。其实也是对养育自己的母土的崇拜,是对自己的一种精神皈依。

苍沟依旧绿意盎然,美不胜收,但山空无一人,很少有人听见。墙壁斑驳,老房子被沧桑毁了。它们默默地面对着寂静的青山,在山川溪流的温柔伴奏下,被定格成每一个苍沟人心中永恒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