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月光 ,写作者: 秦钊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清亮的月光悠悠而来,被微风吹拂,淡淡地落在这个宁静的小岛上。

我喜欢在月夜独自漫步湘江。城市的喧嚣在堤后褪去,厚重的粗鄙被夜风吹散,身心在潮湿的空气中苏醒。在这片土地的脚下,是在初夏被发现的。

从沙子岭开车经过宝卿路,跳上一个长长的大坝,穿过杨梅州,沿着河流向南走,伸出窗外,你可以梳理和狩猎过夜。左边是川流不息,倒映着城市的霓虹。突然,一个转身,寂静切换了噪音,明亮切换了灯光,朗润切换了沉闷,宏阔切换了狭窄,无边的水迎面流来。这是犁口,像一把犁,向湘江蔓延千里。富有想象力的湘潭人给它起了一个简单而真实的名字。我更愿意称它为半岛。这里,湘江从西南,涟水从东北,三面环水。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半岛。

站着犁头,望着水和天空,月光如雨,在开阔的河上跳跃。半岛后面,草葳蕤,树疏,一下子就陷入一片清澈的状态。微风就是这样,瞬间激活了千年的想象。

晚唐月色下,一只孤舟从烟波浩渺的洞庭湖驶入湘江。瘦脸老人在寒风中飞翔。他来了,穿着冰冷的衣服,充满悲伤,河水拍打着船舷,发出忧郁的咆哮。星光落到水面,溅起泪花。/[/k12/来,他来到了湘江之乡湘潭。他一定呆在这个岛的前面。月光从半岛倾泻到江心,孤独的诗人想登船,却对着月亮高喊:离别难自救,永远是老湘潭。决心和目的地的声音来自杜甫的胸膛。月光无声,河水无声。

宋代的月光格外清新。月亮的阴影下,一个眼神深邃的道州人站在船首,海鸥在他的衣服间飞翔。他从湘江源头沿河而来,半岛高耸于河流对流之中。这一代热爱自然、凛然独立的大儒登岛。“给杜爱莲不染泥,清涟不妖,直穿外,不蔓生,清香远清,植物婀娜干净,远看不可笑。”高捷先生像这个岛上的月光一样慷慨。他就是周敦颐,理学鼻祖。在他的身后,胡安国、胡宏、胡寅、朱和,沐浴着月光,越过周济越过半岛。理学经世学派开创了湖湘文化的起源。

先是惊涛骇浪的咆哮,然后是范颖的摇晃,以及天空的叮当声。一个瘦弱的将军怒火中烧,站在高高的船上,似乎燃烧起了阴霾。3000项勇的声音如雷贯耳,他们没有停留太久。他们直走长沙,再下洞庭,再下安庆,再下金陵。见证了流血,见证了衣锦还乡,见证了月下摆渡,讲述了曾郑文时代的滔滔江水。

他的眼睛照亮了这个世纪的月亮。他一定是在这里吃草的,强壮的绿牛在茂盛的草地上无忧无虑。一只沿着河边旋转的大虾弹着它透明的身体,舒尔跳进了他手里的画架,舒尔又跳进了河里。月光清澈,他的眼睛唤醒了跳动的灵魂。在遥远的海岸上,谁在呼喊出生的名字阿智?离开故土的齐白石回头看了看深深擦伤自己的月亮半岛。从那以后,每一幅画,每一个梦,都浸透了稀释的月光。

一百年前,一个十多岁的健壮少年被送到了半岛的头上。一袋书,一袋茶,一个简单的袋子和一个沸腾的梦。月亮照在大江上,大江往哪里去,我的意思是从现在开始,我的家乡也是我的家乡。他抬头看着船舱里的星星,眉头难以放松。青少年不会呆太久。从涟水换乘湘江是一次全新的旅程。红月在男孩毛润之的陪伴下走出了香关。那天晚上的月光一定很热。

突然,脚步声惊动了一行海鸥和鹭凌风。

我想用我的耳朵来唤起这个江涛和江涛的月光和半岛。只有当你靠近水的时候,你才能达到灵魂的自由。据说半岛正在商业化。许多美丽的地方都逃不过现代商业的掩护。幸运的是,半岛的商业规划尽可能尊重现有的生态布局和原始风貌,将其打造成为人们可以尽情享受的地方。

我站在岸边,时间被银辉覆盖。这感动了几千年前逝去的月光,也感动了此刻的半岛。古今百事,付笑谈,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变成了空,只有河流不变,青山始终在,月光依旧。

半岛上的月光,全心全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