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风景 ,作者: 楚楚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这是一个梦。

下了高铁,我步行到附近的一条小巷找酒店。这条巷子我去过,但是七横八纵让我觉得很迷茫。这里的颜色灰暗,像晚上七八点路灯窥视的菜市场,凌乱而空旷。

我摸索着走。有人给我指了方向。我沿着这个方向走着,但我面前有一条狭窄的墙缝。透过裂缝,我看到确实有熟悉的风景。我试图跨越这个鸿沟,但我被困在中间。当我挣扎的时候,一个可怜的人想出了一个坏主意。我害怕挣扎,这是意识开始出现的时候,有人走过来,我看到了我弟弟,他狠狠地赶走了猥琐大叔,把我拉了出来。在这个梦里,他终于比我高了。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头:我知道我胖了,我往巷子里钻!

继续走,像一条繁忙的商业街,旁边一个女孩,很多信息涌入我的脑海。她是我的好朋友,但她和我的占有欲很强,像同性恋。我不喜欢这种一直处于冲突中的窒息感,但自然的关系让这种窒息感总是不合理地存在。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不喜欢甚至不喜欢,但还是继续。我在一条弯曲的水泥路上,周围的环境依然黑暗,令人窒息。我对她说:我不喜欢这段感情,也不喜欢她给我的感觉,不想继续下去。她厉声责备我。我开始走开,听到她说:我对你真好!我回答:我不在乎!这一刻,我仿佛变成了一个男孩,后背放松了。我真正的意识变成了一个旁观者,在这两个人之间微笑着看着。

又是高铁。我翻了下电网就进去了。当我的意识在梦中醒来时,那是一扇窗。窗外的风景很美,高高的红衬衫被水包围着,安静而舒缓。环顾四周,我发现自己坐在一辆公共马车里,这是一个立方体空间,红漆木板风格,周围是长凳,许多孩子在那里玩耍。来自意识的信息是,我上了一辆空的高铁,在车厢的木椅上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我正在去国外的路上,那似乎是意大利的地中海国家。我用蹩脚的英语问孩子们,他们花了五天五夜才到达目的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我突然觉得毛骨悚然。这时,服务员走过来问大家是否需要饮料。我装作若无其事地避开她的目光,坐在木椅上看风景。我不知道这个国家逃票的严重性。我脑子里过滤的信息是处罚规定是什么,罚单多少钱,补票要多少钱。此时此刻,我身无分文!

服务员来了好几次,她看我的样子变得可疑起来,因为这么久没人坐公交车了,我开始害怕紧张。正在这时,两个女孩来了,我欣喜若狂。我是在求职面试的时候认识他们的!他们看到我也很惊讶。我们坐在一起。其中一个去亲戚家,另一个去找人。我们有一段时间有点穷,我开始给他们讲我的困境。他们听到这件事时感到惊讶。一个告诉我,这里的处罚很严重,尤其是信用处罚,以后会给就业带来麻烦。更何况我正处于考试阶段,来看亲戚的刚好是中途下来,门票5000。他们都是毕业生,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

听到这里,我差点崩溃。他们安慰我,说会留在这里和我一起想办法。在他们的掩饰下,服务员毫无疑问地走了过来。在中点站,乘客可以在一个区域的乘客观光点下车。他们给了我这个纽扣状的金属物件,作为各站检票的参考。我感谢他们在冒险中的帮助。下了站后,我看到了眼前的美景,波光粼粼的蓝湖,一家做着各种美食的玻璃餐厅,还有在外面草坪餐桌旁尽情享受的乘客,但此刻我却没有时间去欣赏这些东西。两个朋友好像遇到了认识的人,他们要打招呼,问我办法。

这时,我看到自己的影像映在玻璃房里。一个戴墨镜的男人看着我对面。我不知道他是否在看我,但我没有看他。我看到里面有意大利面。这时,一个男孩出现在我身边,很胖,饱经沧桑。他突然发出一个声音,用一种语言和窗口的厨师交谈。他转过身,拿出包里的一张皱巴巴的钞票,这是他身上的最后一张。他走进窗户,开始在厨师旁边的锅里做饭。

大量的意识被注入我的大脑。我对这个胖子并不陌生。我看过几次,好像总是在一个不经意的角落。他只是在厨师旁边租了一个炊具,做了一道菜卖。他请我帮助他。他做了一个炒猪肝,整整一锅!香味很快吸引了不少人,一百元一小盘。那些外国人对这种中国小吃非常感兴趣,纷纷排队购买。我正忙着收钱和下订单。

过了很久,他说:我们可以补票!

在这里,我想打断那个戴墨镜的男孩。他的眼睛真的在盯着这边,脑子里有句话:真爱。

虽然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珍贵的时刻,但也有一些不可避免的转瞬即逝的时刻。

这个梦,有很多无意识和意识,有点赖皮的梦,但我还是喜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