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果香睡着了 :网友: 张亦斌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端午节那天,一家人回到乡下父母家一起过节。几招放好吃的粽子代替吃。他们都去屋后的山上找野果吃,摘了很多熟透的桑葚,满嘴清香地吃着,这让他们很不开心。

看到小把戏得意洋洋的表情,我想起了少年时代采摘桑葚的往事。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山窝里度过的。当时父亲在一所山村学校教书,我就跟着他去那所学校读书。每天下午放学后,我和朋友们就一头扎进山里,寻找能满足我们口味的野果。

初夏是桑树成熟的季节。学校围墙附近有几棵桑树。桑葚刚红的时候还没成熟,嘴里还有一丝涩味和酸味。但大家都迫不及待地跳起来摘那些未成熟的桑葚,摘了就不洗,直接扔进嘴里。虽然有点涩,有点酸,但我们也没那么在意,眯着眼睛咽了下去。桑树似乎不在乎土壤是否肥沃。他们在山脚下和荆棘丛中无处不在。我看不上学校围墙附近的桑树,经常去偏僻的地方找。人们只喜欢在附近寻找桑树,而很少去偏远地区的桑树,所以偏远地区的桑葚往往更有吸引力,紫黑色的桑葚被树枝覆盖,可以激起食欲和马上采摘的冲动。有一次,我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发现了一棵孤零零的大桑树,上面长满了紫黑色的桑葚。我得意忘形,爬到树上摘下来吃了。我也回答了这句话“悲哀”。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鼻子青一块紫一块的,脚也扭伤了。我当时没觉得疼,就从地上爬起来,又爬上了树。我因为脚痛爬不起来。我跳起来折了一些桑枝,像扛枪的士兵一样扛在肩上。我想在朋友面前显摆一下,但知道脚疼得厉害,所以无法纠正,也无法意气风发。我不得不慢慢地跛行回去。回到家,已经满天繁星,朋友们早已散去,回家吃饭。

其实山里有很多野果可以吃,远不止桑葚。春天的三月泡泡是我们的最爱。不知道三月泡泡的学名是什么。也许它和现在人们种植的草莓关系密切。有些人也叫它野草莓。三月泡很难摘,因为它长在带刺的灌木上,灌木上有带钩的刺,所以摘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小心。三月泡沫一般生长在旱地两侧的山路或山坡、河岸上,一个个挂在树枝上。当它们成熟时,它们晶莹剔透,芳香四溢。不说吃,光看着也是一种享受。每次进山总会挑很多三月泡泡。回来之后,我们会对比比较谁的成就更大,谁的三月泡沫大。秋天的尖栗子也很好吃。喜树可能是板栗的近亲。看起来像是板栗的浓缩版。我们小心翼翼地把板栗布满毛刺的外壳摘下来,用砖头和石头砸开,或者烧成板栗的外壳爆开,再剥开它的内壳,这样就可以吃到香甜可口的板栗了。还有酸、甜、红的山红,口感独特的小野葡萄,……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野果是大自然赐予我们最好的零食。采摘和吃野果是很多人童年最快乐的事情。如今,人们吃的花样越来越多,但在大自然中享受乐趣的机会却越来越少。如果有机会,我们不妨带着孩子去乡村的山野,重新找回那些带给我们无限快乐的野果,重新感受味蕾的清新,带着野果的清香悠闲地入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