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充的背影 写作者: 洪忠佩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草,飘落到一边,应该是昨夜风雨留下的痕迹。前面还有废弃的山村小径,断断续续,贫瘠泥泞,没人能看到。很难看到有瓷砖的路亭,周围的破墙依然呈现出废弃花园的景象。“思源亭”刻在亭内青石板上,与西充村入口处相公庙的对联重合。——徽商在家乡发家致富,家乡感恩,思乡。对饮用水来源的思考。历史上,西充与春秋时期的范蠡关系如何?虽然西充人很难用三言两语澄清这个传说,但他们对范蠡的尊重和敬畏并没有改变。一个能让村民烧香磕头的人,可以想象他在村民心目中的地位。这条连接西充和龙山的小路是在清初开通的。当时,西充的一个人沿着这条蜿蜒的小路向龙山港进发,建立了余村。我和同行的人翻山越岭,经过仙人的足迹“ ”(石头上的脚印),进入了山码头。远远就听到风钻、叉车、吊车的声音。西充村历史的另一个入口玉村,被九景渠铁路龙山段施工现场封锁。

西充“山取其罗威,水取其曲流,基取其雄伟,址取其党坪”,村形建筑似“品”。从理解上来说,味道就是那叠叠的三张嘴,嘴,代表人物,住在味道词里的西充,应该是人繁盛的地方。在遥远的年代,西充是清华往返龙山和中云的必经之地。路边“恒盛永”等商铺是当时繁华的见证。路与墙在老余祖居处形成一个重叠的直角,路边线的交汇处是一口井,井的边缘是石头做的,碧蓝的天空映在清澈的水面上,触手可及。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井旁刻有“禁碑”,碑文为污染破坏水井,墙角有缺口,镶嵌一块青石刻有“转路”字样。路边墙的底部立着方形或长条形的石头,成为行人休息的石凳。

六河朝西,三峰朝北,古树参天,古宅深巷,西充面的轮廓与远背相连。西充古称西固。南宋五年(1264年),西坑俞氏十六祖崇公迁居此地建村。“禹宗祠”(敦伦堂),“谷香斋”“一照斋”“游竹居/[我的猜测是西充的祖先骨子里都是儒家,崇文,不然一个村子里读书讲经的地方也不会这么多。几年前,村里的老人在他的祖屋给我开了一扇透明的窗户。700多年前的一天,余从县城的北面出发,一路翻山越岭,把目光投向了西固。因为“只爱水环抱的西固山,有田园之美,又爱在斯盖房子,聚集在泗岩”(《西充虞氏族谱》),成为后来的清代诗人石亨,以“六水朝西”为题描绘西充的自然人文景观之美:“川江很少朝西,六清泉遍布全镇。细而轻佻的山影移动,余晖斜映着低低的夕阳。大象占富,夸耀丰饶,而头发则是人文的,焕发青春。灵性是罕见的,真理应该是可以衡量的。”沉浸在记忆中的老人用古雅的方言勾勒出我初入西充的场景:首先要经过“石牌坊”,然后去“郁秀馆”喝茶休息,然后就可以看一看了/【令我惊讶的是,在村里流连忘返的时候,西充民居房梁上的雕刻有钢琴、象棋、字画、花卉、飞鸟、我觉得,在当时的西充,无论是经商还是务农,村民首先应该是一个优秀的诗人。

那一刻,我也收到了心中理想的高舞。

西充相公庙虽为单体建筑,但称得上袖珍简陋。我一直想知道这是不是原来寺庙的规模。想不到村里的关帝庙、泗州寺被毁,还能作为村民信仰的神灵存活。从这里可以用心感受到,西充禹对范蠡的忠诚“是国家,智慧是自保之道。商人发家致富,扬名天下”,还有石、西迁的传说。如果不是2500年前吴越的战争纷争,历史也不会将朱洛河沿岸被风沙环绕的石、莫莫推到残酷的历史前线。而石最终回到了哪里,也成为了一个历史谜团。有人说石是越王扔进湖里的,也有人说她是和一起离开的。然而,这是一种从古至今的猜测和想象。如果再把历史的时针固定在春秋末期,现在江苏、上海的大部分地区和安徽、浙江的部分地区,都属于吴国的版图。吴国当时的首都在江苏苏州附近,诞生在美丽的石,成为越王勾践的一枚棋子。无论是勾践的复出,还是夫差的战败,石的一生都是一场骗局。……系好铃铛很有必要。协助越王挑选石,在灭吴后帮助石逃离勾践。我不知道内心的情感世界,但从传说中可以看出,他应该对施有更多的敬佩和愧疚。虽然石的传说不是冲的专利,但却和冲结合得如此紧密。相传石跟随翻山越岭来到婺源,婺源是“的源头。荷花村,荷花盛开,曾是石心中的一个梦。也许是因为她的到来,这个六河朝西的山谷才有了西固(西充前身)的村名。我不想剥去一个被历史包裹的美丽女人的故事,也不想触碰一个美丽女人的爱恨情仇。我只想走进这个神秘的山谷,寻找石和冲之间的联系。

“习字化妆晚了,顾靖清洗波浪,洗凝胶”。这是诗人描写在苏州灵岩山上的吴王井时的打扮。西充石壁井前,还有一个“吴王井”。相传为石至西充之井。也许这是石漂泊异乡,选择西充隐居后对前世的一种留恋。想必,这风景正好洗去了施的倦意,而西部乡村的宁静使她找到了内心的宁静。按时间顺序,石西迁比禹的祖先早1700多年。“太阳落山/云朵飞舞/云朵闪耀金光/石墙随风流动/荷叶随风移动/桃溪东移/荷花映池塘/银鹿归西充……”西充人唱的关于石的山歌中,/[/k12据说西充俞家第三十九孙老长泰石在西充隐居了多少年?你死前有多少鲜为人知的细节?传说中的石墓在哪里?

一切,都藏在时间里,又消散在时间里。

青山、采后道路、田园、古树、深井、祠堂、老房子甚至寺庙,都是我进入西充的途径。无论路有多宽,弯有多长,岁月有多老,我总是以探索者的身份融入其中,寻找村庄的脉络。

秋天,很深。枫叶,如蝴蝶般飘落在相公庙的鳞片上,让我想起了时光的藏匿,生命的情趣,西充的遥远背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