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浆果 |网友: 资水弯弯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在三月和四月的春天,有孩子们喜欢的乡村宝藏,在乡下路边的山野,随处可见野生浆果,它们有着耀眼的吸引力和饱满的谷粒。

我见过的野生浆果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树莓,茎枝上有挂钩刺,树上有挂果,咨询后应该是树莓。这个名字太有趣了,人们一般都不知道它的来历。《本草》说它益肾利水,人多食,小便时能冲便盆,故称覆盆子;另一种是茅莓,也叫茅莓或茅莓,紧贴地面生长,茎叶上有刺,藤蔓上结出果实。果粒比覆盆子稍小。

江南人似乎分不清这两种浆果的名字,因为它们多刺,果形、色、味相近,都是补肾的好产品,所以都认为它们叫覆盆子。鲁迅写百草园时说:“不怕刺,还可以摘树莓,像珊瑚珠做的小球。它们又酸又甜,颜色和味道都远胜于桑葚。”白草花园只是绍兴市一座大房子后面的一个小花园。野外不会有覆盆子,但应该是泥墙和缝隙之间长度较短的落地覆盆子。据《本草经》记载,秦、吴有许多覆盆子,茎叶有刺。江南人称他们为葛。这一带的树莓我们不关心,但都叫葛公或公公,好像有渊源。只有两种野果混在一个地方,但葛公或公公这个名字比树莓更土气有品位一点,更符合孩子的气质。

树莓,其实并不高,不过一米,树上长满了尖锐的刺。早春,带点清香的白花在枝头绽放,逐渐枯萎脱落,小青果垂下,慢慢变成粉红色再变成鲜红色。四五月份成熟,有小指粗细,看起来像个小荔枝,吃起来又香又甜。树莓是野生树莓中的稀有品种,不容易找到。即使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也在山野度过了很多时光,但我只是在山里散步或放牧时偶尔遇到它。当我遇到它的时候,它往往是不幸的。当果实还没有成熟的时候,根据我的记忆,在成熟的季节是不可能再去寻找的。有一次,我在学校后面的小山上的一个红薯园里采摘野菜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我迫不及待地摘了一两个半成熟的红色水果,直到它们成熟。业余时间经常偷着检查,怕路人发现,也担心被农民铲走。其实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当果实成熟时,红色可以在很远的地方看到,老农民看到更多这样的覆盆子。对他们来说,山地花园自然比野生树莓重要得多。三十年过去了,覆盆子注定了。当我回到家,每次路过废弃的学校,路过小山,我都会忍不住想起树莓。

还有几种磨碎的浆果,有或没有矮小的藤蔓,有稍大的黄绿色叶子和较大的果粒,在3月和4月成熟;有卷须贴地,穗尖,叶片微绿,果粒略小,但果实上籽粒饱满,7、8月成熟,正是割麦季节。两种树莓颜色不同,但开花结果过程相似。产生的果实先是绿黄色,然后是浅黄色,然后是深黄色,然后是红色的血液。当它们成熟时,它们是华丽的,鲜红的,最后是浅紫色-黑色。此时浆果饱满大,果肉空心无籽,好吃极了。浆果是一滴蜂蜜。这时,采摘浆果是最享受和讲究的。浆果一旦长在地上,就很容易捡起来;其次,浆果太软,采摘时会被压碎,变成一泡水。摘下来的时候,一定要轻轻擦去水果上的青苔。如果它们不小心掉在地上,水果类型,也就是坏果肉,会漏出来,让人很遗憾;而且采摘浆果要小心处理,采摘的浆果不要随意放在一起,容易压伤。

有一种树莓叫树莓,果实上有小颗粒,但颜色也很艳丽。据说是蛇食,人不能吃。我听说我的哑巴阿姨是哑巴,因为她小时候误吃了这种覆盆子。不管她是不是哑巴,也因为这次意外,我很容易就认出了覆盆子和其他磨碎的覆盆子的区别,但我远离了这种短茎磨碎的覆盆子。我的心更喜欢蔓生的浆果,它们到处都是。虽然果粒小,但味道更甜。砍牛拔兔草的时候,在路边石墙的乱石堆里,遇见田埂上有趣的。虽然我的手不小心充满了刺痛,但我陶醉在浆果融化到嘴里,肚子越来越饱的感觉中。我父亲经常在夏秋两天下午下班回家时,在锄头柄上绑上一串长着巨大藤蔓和果实的野浆果,这是一顿极好的饭前饭后丰盛的食物。

长大后,我离开了家乡,常年住在镇上。有几天我在山野闲逛,再也没有摘过野浆果。前几天,我出去郊游了。我在路边的灌木丛里看到了红色的成熟的野浆果,许多妇女和儿童正在愉快地采摘。突然,家乡野莓的记忆来到了苏生,想起了父亲从山里带回来的葛公,心中充满了无边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