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湘 、作家: 牛勃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窄、长、老式、端庄的幽深巷两旁。一个人静静的走在顾湘,他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尤其是傍晚时分,一只和顾湘一样大的乌鸦栖息在老槐树上。有时候带着声音,声音粘在巷子狭窄的路面上,像水样一样向前流动,带着长长的尾音,让顶音过了很久,尾音还在巷子里打转。这时,顾湘像一个熟睡的婴儿,变得越来越安静。

弄堂就像一首优美古雅的抒情诗,像一首缠绵的小夜曲,更像一个无声的历史文化系列。不转身的时候,静静地优雅地躺在岁月的暮色里,全身溢出如画的夜水,除了寂静或寂静。时不时地,翻过来的时候,生活在历史、方志、人言中的人,随着他们的故乡,慢慢地向我们走来。这时,顾湘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抖落着语言间遥远的故事,书页苍白如黄。

巷道是顾湘的身体,过往的大门和门楼是顾湘的眼睛。在古香,你要留下来的目的是这些建筑有不同的形状,还有其他的新旧之门。不管岁月有多长,那种美都在消逝,但徐娘半辈子人的魅力是任何东西都掩盖不了的。美眸闪烁间,昔日的荣耀与辉煌宛如屋檐上的雨,轻轻松松地滴落下来,声音遥远而陌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门读春秋,更多时候是隐春秋,门藏春秋。在顾湘,家家户户,敲钟吃饭的地方很多,很难说每个懒人门上都有皇帝的御笔和礼物。在其他地方,这些可能已经成为文物,被著名博物馆接受并放在架子上。在巷子里,奇怪的是看得多了,所以他们以一种古韵沉默着。这时,一把古琴和一把三弦琴经常被挤出有裂缝的门。声音温柔而单薄,飘在矮墙上,像云,像雾,像叹息。往往在这个时候,顾湘的黄昏悄然而至。

有时,穿过大门,轻轻地走进去,面对着城墙、月亮门、长廊,然后是不能说是近在咫尺的古建筑、四合院和土木建筑。门上有文字说明,抱柱上有对联,那几个字是优雅的,古拙的,其他的就像嵌着铁棒。甚至模糊,甚至充满暧昧,但它们都给人一种陌生而新奇的感觉,而美就像春雨滋润万物一样在我心中悄然生根。古香的屋檐和拱门与古宅之间有许多紫色的燕子,像流动的音符。当小翅膀展出时,它们贴着墙出去。当它们来的时候,它们非常准确地落在巢里。当小翅膀合上的时候,轻盈和轻松真的令人羡慕。“旧社会,王谢堂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已经走进小巷很久了,留下了厅堂、燕子、故事、趣事和关于它们的轶事,燕子飞进了普通人的家里。小巷在晏子的翅膀上诠释着自己的故事,在晏子的翅膀上汇聚着自己的故事。一切都是那么平静,那么自然,温柔而安静,像细雨滴落到泥墙上,没有任何声音。

走进小巷,就是走进一段遥远历史的感觉和深处。历史是什么,不是书里的文字,书里的文字随着时间而老去,而是小巷里的古韵。举人第一进士府,一座又一座富商士绅的宅院,曾经的辉煌,就像这扇涂着斑驳朱砂漆的门,变得越来越淡泊,而从屋檐和翘起的角落里流淌出来的另一种辉煌,在桃李的文字里被反复回忆和放大。当你读到额头上的喜讯时,总会想起那惊艳的锣鼓,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那锦上添花的锦上添花,那无人问津的十年农居,让你扬名立万,扬眉吐气。弄堂是在沉寂了这一次又一次的热闹之后,悄悄地走进了岁月,走进了更深更长的顾湘,连它自己都不会想到,它会成为一种文化,随时一起变老一起欣赏。

一次又一次走进顾湘,喜欢散时的阅读,喜欢静时的回忆,喜欢茫然时的惊鸿一瞥,喜欢独坐与历史之间无声的关注与对话。顾湘是沉默的,沉默早就被固定为顾湘的另一个词,另一种语言和符号系统,可以被注意到。除了大门、碑文、抱柱、大殿之外,还有更多人深深的思念,就像紫色的燕子扇动着翅膀,在泥窝里,夕阳擦肩而过最后的夕阳。

顾湘又深又长。顾湘还能走多久?看着墙上的/走了几千年的顾湘,走到自己的尽头,死去的时候,恐惧的寒意像潮水一样漫过我无助的心,长歌在哭泣,不止是哀痛和自伤。

走在历史黄昏中的顾湘,挤出了旧门下琴弦上的最后一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