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bian steet ,编辑: 铁陀之心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青山遮不住。毕竟是向东流。

我又在这条街上逍遥自在,悠闲轻松。

这条街早就认不出来了,除了前面有一棵印楝树,光秃秃的,在黑夜里凝固,还能勾起对过去的回忆。渐渐地,烟雾弥漫的岁月随着暮色而膨胀,浓浓的空气充满了眼睛/

它曾经是一大片土地和一半的坟墓。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田野和汾山之间,有十几栋房子,背对汾山,面向田野,从南向北。大门外有一条东西宽约张旭的石板路。一端消失在广阔的乡村,另一端指向最繁华的大理石街道。路外是一望无际的农田荷塘。从东到西,人们称之为半街。

街上有许多孩子,在大街上大声地滚着铁环。这只狗的父亲是一名机械师,制作了一个又粗又圆的好铁环。但是狗狗滚圈的技术很差,经常会跟着两只黄色的snots。然而,我骄傲地带领队伍前进,有时拉起脚跑,有时一只手放在裤兜里,高昂着头吹着口哨。卷起来,发出一声大叫,向田野行进,在狭窄的山脊上翻滚。随着一声尖叫,小狗会突然从田埂上掉下来,膝盖、手掌和脸会突然变得血肉模糊,悲伤的叫声会飘在田野里。

不滚铁环,就在刚挖好红条的地上挑起一场战争,用取之不尽的土块扔出去,把弯曲的夹竹桃举在空中狂舞,就像东方的指挥刀,对着你大喊“ ——”

小狗总是在雨里乱窜。当然,他们不会逃跑,而是迅速冲进房子,把门砰地关上。土块也像射击一样,噼啪作响地飞过去。门突然开了,狗妈妈像堵路墙一样被堵住了。一看到她肥胖的身体,我们立刻四处逃窜。

夏夜。洗完澡,我们挂着木屐,拿着小凳子坐在大道旁的田埂上乘凉,田埂上长满了草。小狗的妈妈摇着肥胖的身体,穿着一件祥云纱的短长衫,一手拿着一个绿色的西瓜,一手挥舞着一把大蒲扇。我们会甜甜地吃西瓜……。凉爽的晚风从空旷的田野吹来,散发着荷叶的芬芳。小荧光正在游动……

房子后面是一片墓地。虽然光秃秃、腐朽不堪的棺材和残缺不全的骨头依然可见,但却是我和秀娟的天堂。秀娟是街道东出口一位老师的女儿,皮肤白皙透明。

山坡上,有泥色“鬼蚱蜢”和凶猛的野猫。几棵桉树直立,构树弯曲。夏天,构树的红色浆果落得到处都是,漫山遍野溅起一股甜甜的香味。树上有圣甲虫,贝壳坚硬的翅膀上发出的绿光微弱而美丽。我替秀娟接住。在它的脖子上系一根绳子,飞,“ buzz ”。

初春的风吹桉树“唱歌”的时候,我们在山坡上放风筝。我的风筝飞得又高又远,在蓝天下只有这么小,所以我很骄傲。然而,这条线会意外地断裂。风筝在落下,无影无踪,我心情真的很不好。秀娟默默地抽泣着。长大后,我的生活中也有类似的感情来扰乱我的心。那时候只是一个纸做的风筝,但也是一种骄傲,一种希望。

当时家家户户门前都有印楝树,初夏开花,淡蓝色,洒满清香。

我们踩着街上飘落的小花,像猫一样从一家走到另一家。门用木板钉着,用木条栓着。它总是敞开着,看着变化的田野。当门关闭时,它不会被闩上,当被推动时,它会打开。打开门一看,桌子、凳子、柜子、床,都聚集在一起。没有有人看守的客厅。吃饭的时候,你会走到餐桌前吃饭;遇到零食,一起分享;当你不吃东西或吃零食时,你会坐在桌子周围,在不同的地方交谈。

别担心,别担心,别担心,别担心。苦楝一次又一次地留下芬芳的香味,田野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太阳仍然从东方升起,在一条街上巡逻,下沉到西方。半条街还是那么简单和古老,磕磕绊绊……

我走出半条街,过了三年苦行大学。我对窗户充耳不闻,只看课本。经过三年的学习,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田野被一堵高高的灰色墙隔断,墙的另一边建起了一栋七层小楼和达兰生产队的皮鞋厂。半条街上的一排平房也长高了,竞相向前爬,仿佛竞相亲吻灰色的高墙。天空被挤成了一条不规则的小沟,几颗星星就像水面上的水泡。如果小狗的妈妈还活着,摇晃着她肥胖的身体,肯定会刮伤两边的胳膊。

这只狗住在街道的西端。我上大学读书时,他开始卖熏鹅。锅开时,街香;晒鹅毛的时候街上很臭。在浓烈的香气和异味中,他在半条街上建起了最豪华的豪宅,两层一底,立面嵌有瓷砖,屋顶有花园。现在,努力工作似乎是一段光荣的历史。他邀请了几座小山,爬上屋顶,泡了一杯茶,摊开一本厚厚的书,边读边查字典。

在街道的东端,一位老师的女儿秀娟也成为了一名老师。她还是那么美,比以前丰满了,头发也烫了,增添了不少魅力。老师工资不高,但教得好,所以请她代课,住房相当气派。一楼和底层,虽然比狗的房子矮,屋顶也是混凝土做的。建了一个鱼塘,种了一个荷塘。她对门前干涸的荷塘感到后悔,说她只会到屋顶上去欣赏荷塘月色的意境。

东西两栋建筑相辅相成,邻居看起来很新。只有我的家还停留在原来的位置,看起来又矮又破。什么时候可以盖楼?门前的楝树光秃秃的,伸向天空,仿佛在问天空。我想,春天,春风可以漫过灰色的高墙,印楝树依然会发芽,浅蓝色的花朵依然会洒满街头的芬芳。

踩着细花,我还会去各个地方吗?街道空无一人,家家户户都关门了。

最大的变化是房子后面的粉山。有海外华人家庭成员的城堡式住宅采用上山式。笔直的桉树和弯曲的构树不见了。

唉,——没有滚铁环的地方,没有陆地战场,没有晚风,没有飞得又高又远的风筝,我的骄傲和希望都寄托在上面,更别提那份简单和谐的亲情了。……我需要快乐。是的,那些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不会再出现,那些场景已经面目全非。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不断的切割和混乱。

“Bang——Pa——”空中金光一闪,一声巨响。突然,天幕上有无数闪烁的烟花、鞭炮和霓虹灯,构成了一个简单而混乱的画面,这种热闹的气氛点亮了心中的沮丧,激励着人们奋进。我想,毕竟半条街都随着时代前进了,过去的岁月变成了美好的回忆,让人彼此牵挂。然而,这是一个荒凉和贫穷的故事。看着五彩缤纷的节日之夜里的半条街,我松了一口气,在这条街上我自由自在……

啊,我的半条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