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燕归来 发表人: 马科平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柳树抽出嫩绿的枝条,用绳子高高地挂着。杨树也变成了新的绿色。农家庭院里的几栋房子,在天空下显得简单而厚重。屋前屋后,几朵杏花、桃花、梨花,或水粉或乳白色,斜插在淡蓝色的天空中。门前的车轮,锤布石静静地蹲在角落里,斑驳的痕迹,一声不吭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一对燕子像仙女一样从南方飞回来。长途迁徙似乎没有疲劳。燕子彼此靠近,穿着直筒燕尾服,在空中与春风共舞。优美的身姿,优美的舞步,轻盈的舒展。

在微风细雨中,或者在阳光无处不在的时候,它斜斜地飞过无比明亮的天空,嗖的一声“ ”从这里的田野飞到了那边的柳枝上。又或者是婀娜多姿的身影掠过江面,尾巴尖或爪子偶尔触到水面,荡漾的水面显得团团圆圆,轻轻悠悠地荡漾开去。

燕子闪亮的黑色羽毛照亮了杏花、桃花、梨花的眼睛,它们睁大眼睛欣赏绸缎般的羽毛;精致的剪刀般的尾巴,时不时会像断银一样切断歌声,孤独的农家小院也会因歌声而生气。这是一幅小农舍春天常见的经典水粉画。它丰富多彩,温暖聪明,充满历史感。

记得小时候,在我家上房的屋檐下,平坦的瓷墙上有一根方阵状的木桩,父亲用它挂锄头。春天过后,田里的麦苗返青拔节,杂草也狂跳不止。父亲从屋檐上摘下锄头,去地里松土除草。这时,一对春燕围着我院子里的柿子树头,飞到屋檐下,站在屋檐下的木桩上,尖叫着,用力地瞥了一眼,进进出出,带着潮湿的泥土,筑了一个爱的小窝。没过多久,半个饭碗状的拱形鸟巢诞生了,依靠木桩,悬挂在高檐下。

我带了梯子去找,但是妈妈说燕子在孵宝宝,不让我打扰她。大概半个月前,有一天我走在屋檐下。突然,一首“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幼稚的歌从鸟巢里传来。抬头看燕窝,只见四个圆头齐刷刷地被鸟窝刷出,脖子拉长,尖黄的嘴大大张开,向燕妈妈讨饭。

“燕子归来寻老根据地。”燕子迁徙是个谜,路漫漫其修远兮,险象环生。但每年,他们都能如期到达,不会找错地方。一窝就补好了,还能撑十几年。记得那一年,我家拆了老房子,重新盖了新房,燕窝也拆了,我担心燕子不回来了。当明媚的春天来临时,我的燕子飞回来了。只见它们不停地飞来飞去,背着春泥,靠着新房墙上的电灯开关搭了一个新窝。

燕子爱老人。就像他们家乡的亲戚一样,他们热爱自己的家园和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这可能是燕子与人和谐相处的主要原因。家乡人爱燕子,燕子总是依恋家乡。像钟声一样的歌声,让家乡的天空更加明朗,让农家院更加圣洁一点,让人的心灵更加舒缓,更加阳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