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在古老的种子里 、写作者: 晓寒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一个人的家乡,无论大小,都是从一粒种子开始的。当我们的祖先在黑暗的土壤里种下第一颗种子时,我们的家乡已经初具规模。

当我断断续续地思考这个问题时,我正走在一个古老的种子博览园里。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初夏的阳光像春天的雨一样洒下来,金色的光在微微从地面升起的水汽中流淌。在风的鼓励下,伴随着树叶和花的味道的潮湿的土腥味正在四处搅动。这个以老种子命名的世博园位于一大片稻田的中央。种植的蔬菜和水果都是老种子。与杂交种子不同的是,它们破土后开始露出牙齿和爪子,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姿态,然后一路高歌,表达成长的喜悦到这个夏天。相反,我看到的有些冷清,似乎配不上夏天的张扬边缘。茄子刚开出紫色的花,又稀疏地躲在叶子后面。米粒大小的辣椒静静地落在树枝上。黄瓜不比手指大多少。头上的黄花还没有枯萎,就像花市上精心挑选的饰品。上面的细刺,隐隐约约,暴露了它的羞涩和不羁。与温室里那些反季节的蔬菜相比,这里的一切都是克制和克制的。像那些习惯锄头的农民一样,他们整天弯腰面对土壤。从日出到日落,他们坐下来抽一袋烟,接受一阵风的舒适。直到岁月掏空了他们的身体,留下了如阳光般布满皱纹的外壳和干燥的皮肤。

我沿着田野里的沙路慢慢走着,这条路可以带我到花园的深处。一路穿过藤蔓,我牵着挂着丝毯的南瓜,黄叶如新柳的苦瓜,毛茸茸的番茄苗,到处都是绿色。他们以缓慢、稳定但毫不放松的节奏向我走来,以他们目前的成长速度,他们无法完成对我的包围。我走在这风平浪静的绿色里,风吹得没有方向,杜鹃在一个我不认识的地方歌唱,远处的蓝山像海岸一样萦绕在我的眼前。这是我熟悉的感觉,就像又回到了童年的故乡。

南瓜藤爬过杉木屋顶,一些调皮的南瓜心不在焉地挂在屋檐下,如放大的风铃。池塘边的丝瓜沿着空中用稻草编织的绳子一路前行。它小心翼翼地紧紧抓住绳子,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水汪汪的丝瓜直直地挂着,像一排挂着的娃娃。扁豆紧紧地覆盖着竖起的竹叶。一天早上,他们神奇地举起了一串紫色的花,形成了一个又高又长的花篱笆。在那些荧光璀璨的夜晚,它成了纺织少女理想的藏身之地,堆积的绿色保证了它的安全,让它可以张开喉咙,彻夜歌唱。有时候我拿着火把在树篱下转来转去,它的歌声穿过火光,像一条无忧无虑的河,但就是找不到它停留的那片叶子,最后一无所获。

母亲又从山里回来了,雕塑家又一次把她雕刻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用虚弱的身体和苦难打了无数回合,从未被打败。她围着这些瓜菜跑来跑去,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洋溢在她柔软的脸上。她摘下瓜菜,用清水洗净,用茶油炒熟。房子里充满了香味。她笑了笑,用褪色的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在她的举手投足之间,她少女时代的羞涩、天真和纯真依然隐约可见。

一粒古老的种子把我从长久的现实中唤醒,我沿着它的秘密道路,敲开了记忆的大门。种子里的故乡完好无损,天空深情,土地郁郁葱葱。我走在松软的泥路上,头上长着草的牛羊对着云喊,流水里传来鸡的啼叫和吠叫,蝉和青蛙的鸣叫。这些是我生命中不老的歌。

这里有400多种老种子,是园主从不同地方收集来的。为了收集这些种子,他花了五年时间走遍了全国无数偏远的山村。这些曾经用来应对野外和饥饿,让人焦虑和快乐的种子,在时间的洪流中慢慢失去了昔日的辉煌。在这样的昏暗中,他们带着硝烟牛粪的气息,带着火种子镰刀的气息,带着虫子的窃窃私语,带着一双长满老茧的手的余温,带着时间和土地的深情,带着几代人的汗水和情感,延续着一粒种子的热血,聚集在这里。他们将以一种执着和舌尖上的传统味道还原一个家乡。

家乡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它无处不在,地球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家乡。每个人的家乡都不一样,即使来自同一个村庄,喝同一口井的水,也是隔着一堵墙。种子是故乡的雏形和丰富。在这个花园里,在我的脚下,有那么多家乡,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家乡的影子。当我们离开这里,重新进入棋盘般的街巷时,我们不会觉得自己刚刚遇见了一场梦,但依然会有一些种子在耳边呢喃,我们会听到种子均匀的呼吸,就像晚风缓缓吹过松林,那是它们在传递一个信息,我们的家乡并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另一种存在形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