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故土 |投稿: 谢永增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我一直喜欢在吕梁山写生。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喜欢去这么贫瘠的地方。一两句话不清楚,但心里知道是有原因的。

据我记忆所及,上世纪70年代以前,我的家乡河北林姣榆的地形与黄土高原非常相似,村庄四周都是大片的沙坡和沙山,连绵起伏像小山一样。村子周围和田野里有许多小河和池塘。河里的小红鱼自由自在地游着,池塘边的柳树随风起舞。……那难以形容的美依然萦绕在我的梦里。后来家乡的原始地貌被夷平,河塘被填平,美景被夷为平地,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样子,也不是没有遗憾。

上世纪80年代,电影《黄土地》中熟悉的黄土沟壑突然激活了我日渐消逝的记忆,仿佛把我带回了“消失多年的故乡”,然后“火”和“潜伏在我的心里,我很快就出发去了吕梁山,走进了黄土高原。感觉就像回到了家乡。这走过了三十多年,吕梁山也成为我艺术创作的前沿阵地。

我画画的动力来自兴趣,兴趣是我的老师。艺术的道路是很曲折的,但面对日新月异的艺术潮流,我不随波逐流,我只是走自己的路。现在回头看,这条路是对的。

长期在吕梁山写生,作品自然有明显的黄土味,这既是我的强项,也是我的短处。但我相信,只要我真诚地表达客观世界和内心世界,这与我的真实感受是一致的,那就是对的。三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吕梁不断旅行。我非但不觉得无聊,反而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我的作品不仅有黄土的味道,人也变得很“土”。我曾在临县、柳林、房山、兴县、石楼的沟壑丘陵驻足。我慢慢地走着,静静地看着,仔细地感受着。这样时不时享受生活的过程,丰富了我的体验,让我积累了很多绘画经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强化了在当地感受生活、寻找人生价值的方向。我从吕梁山厚重苍茫的感觉中找到了自己的绘画语言,也表达了对故土的无尽眷恋。

画家有自己的喜好,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地方进行写生,这样写生选择的范围就变得有限,只有少数地方可以不断关注。我流连于吕梁山,在这样一个熟悉又向往的地方写生,是为了找到一种不同于常人的感觉。我有早晚散步的习惯。我在吕梁每天选择不同的旅行路线,试图在放松的过程中遇到惊喜。就像艺术创作需要走自己的路,不要人云亦云。

一天早上,一个收集葵花籽的老人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把倾斜的簸箕举过头顶,让葵花籽均匀落下,借助风吹走残缺的颗粒。这种场景小时候很常见,现在很少见了。当我碰到它时,我很兴奋。积攒了很久的记忆之门突然打开了。我围着老人射击了十分钟,甚至躺在地上。老人也很配合,好像我根本不存在。我应该尽可能多地工作。让我拍摄并储存这些活的材料。

如果说采集葵花籽的老人的工作场景让我收获了一种可以用艺术语言表达的优美乐章和乡土记忆,那么我在另一次行走中获得了一种笔墨语言来表达吕梁厚重的土壤,那就是土坡上的斑驳痕迹。仔细看,是苔藓被风吹雨打后留下的痕迹。有老笔墨的味道,又浓又苦,瞬间击中我。我拍了拍额头,对旁边的同学说:我找了很久,就是藏在这里!这种相遇就像找到开门的钥匙。那一天,我把这种感觉运用到写生中,画面感觉真的不一样。可以说“不在乎疾病,而应该在心里”。

就是每一次有新的感受和发现,一次又一次吸引我来到吕梁山。梳理最近的写生作品,感觉自己对吕梁山的认知和情感都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说实话,在艺术上迈出每一步都不容易,这个过程很折磨人。比起这种精神锤炼的苦难,写生路上的苦难变得微不足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