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竹笋 |本文作家: 肖真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爸爸特意从老家给我带了竹笋来让我品尝。我妻子非常擅长烹饪。凭借她高超的技艺,一盘炒竹笋已经摆上了餐桌。我仔细品尝了那种特殊的香味,感觉它正在变成一种冰凉甘甜的汁液,渐渐地浸入骨髓,深深地渗透进记忆的沃土。

80年代初,家乡的竹笋带我进入了一个特定的农村环境。那时,我的家庭很穷,我的生活很悲惨。父母每天两头在黑暗中忙碌,却只能勉强挣点粗粮充饥。另外,家里没有可吃的东西。我们的眼睛贪婪地盯着隔壁竹林里有限的稀疏竹笋,等了一会儿就失去了理智,不停地吞咽着清澈的口水。最后,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和二哥趁着邻居不在,偷偷找了个小铲子,在竹林里挖起了竹笋。徐听到响声,隔壁的大妈“咯吱”打开后门,吓得我们赶紧停车。来不及躲避,只好低着头站在竹笋旁边,尴尬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惩罚。没想到,阿姨笑着好心对我说:“挖,多挖,在家做饭,没关系!”说完,她关上门又回家了。晚上,我们终于品尝到了美味的竹笋餐。

后来父亲给我盖好新房后,在房子后面的空地上移植了一些竹鞭。从此,期待他们的繁华成为了我热切的心愿。好在这种竹子生命力很强,只要埋在土里,很快就能存活并快速繁殖,几年后就会长成茂盛的竹子。

竹林长满竹笋时,全家采摘,这是一年中最幸福的竹林聚会。我和大姐、二哥、三姐,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提着铁锹,高高兴兴地奔向竹林。青翠的竹叶下,竹笋早出,挺立在绿草中,有的犹如直刺空中的利剑,粗壮有力;有的脱了壳,像婷婷一样想脱羞的玉姑娘,精致又温柔。我们手脚利索地挖着,谈笑风生,笑声在竹林里回荡。古人说:“心中喜悦,渴望歌唱……”不时有姐姐和三姐唱流行歌曲,这让杜鹃唱得婉转。

竹笋又绿又老,时光流逝。从农村走进城市,很少品尝家乡的竹笋,但只要家里竹林里的竹笋成熟了,父母总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尝鲜者。这时,我用来感知时间流逝的敏感神经依然会被轻轻触动,一连串颤颤巍巍的音符会被拨出。

哦,家乡的竹笋永远长在我心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