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散文 ;白咲舞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夏季

文/

又是一个夏天,天气不太热。本来以为这个夏天已经过去了,没想到这几天突然变热了,坐着不动还会出汗。窗外的树无精打采地站着,枝叶昏昏欲睡,毫无生气。天气太热了,人们很恼火。开了空调吹了很久,热气渐渐散去,心慢慢平静下来。

午后的城市,窗外蝉在不停地叫。另外,好像听不到其他声音。孤独像水一样流淌,有些孤独,有些冷清。

小时候的夏天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热闹和难忘。现在是暑假,我们的好朋友每天都在忙着爬树抓蝉。有时候树高得起不来了,我们就把面筋包在竹竿上,轻松地粘在高处的蝉身上。我们经常去河边玩,我们总能在石头里抓到很多小鱼小虾。我们找到瓶子,打包带回家,放在窗台上,很漂亮。有时候,我们会和大人一起去游泳池。玩得开心,经常忘记吃饭。暑假过后,我们都晒得像个铁蛋,但我们每个人都很开心。

充满欢笑的童年悄悄溜走,我们都慢慢长大。我们再也不会一起捉鱼和虾了,但偶尔也会一起去游泳。后来大家都忙着打工挣钱,很少见面,也没有时间一起玩。只有孤独跟在他们后面。

我最喜欢夏天的早晨,微风习习,带着微微的凉意,坐在树荫下,泡一杯茶,靠在椅子上,看看书,品品别人的生活,想着书里的故事,转眼间一切都成了千年历史。

合上书,抬起头,环顾四周。在花丛和草丛中,蝴蝶飞舞,蜜蜂飞翔。我看着想着,人生应该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夏天每年都来,时光流逝,但每个人的夏天都是有限的。我们经历的所有夏天都是一样的吗?如果今年夏天和去年一样,我们将浪费时间。很多时候,我们的生命像河流一样流逝。当我们回头看的时候,我们发现时间已经走远了。

一个人的等待是漫长的,冷清的,无聊的。人生要等多少,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也许需要等一辈子。等待充满了奇迹、变数和希望。但是在等待的同时,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做我们喜欢做的。即使最后失败了,也是无悔的选择。在等待中努力奋斗,我逐渐意识到,不管事情有多大,有多小,只要我们坚持,不轻易放弃,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夏天,我喜欢一个人走在小河边,看着河水静静流淌,水中的小草悠悠摇曳,感受着自己心中的满足。我抬头望向远方,蓝天碧水,微风徐徐,云滚滚,瞬间消散,就像过去的生活。

坐在树下,树叶在风中轻轻摇摆,沙沙作响,像恋人间的低语。我静静地听着,感到有些孤独。我想,要是那个人在这里就好了,只要她坐在我身边,我就会觉得很幸福,这辈子也没有什么所求了。就这样,不知不觉,时间慢慢流逝,只留下那个人的身影印在我的心上。心中的爱是一种幸福;心中有牵挂是一种幸福。因为爱,一切都变得如此美好。因为你,夏天有了更多的思念。

夏日时光转瞬即逝。还没听够蝉鸣,已是夏末,有人放弃,有人留恋。

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

文本/大可

睡到自然醒,突然变得奢侈。熬夜写文章,在生物钟的控制下找不到从前的感觉。安静的环境被狗的叫声、蝉的叫声和窗外打铁的声音搅动着旋律。

我家离铁路很近。我经常能听到火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但我不认为它很吵。也许我已经习惯了。

夏天过去了,秋天刚到,湿热的风变得干燥又有几分凉意,树上的蝉还在努力地叫。他们清楚地知道,他们暂时不会出现在这个秋天,所以我们必须等待下一个夏天。

秋天是一个悲伤的节气。刚刚进入秋天的雨让我想起了去年的深秋。晚饭后,我带着落叶和雨水走在去教室的路上。当时我正在创作《生命之蛋》这幅画,已经被别人买走了。这也是我目前为止卖过的最正式的一幅画,但只有一次。现在我在绘画方面还是一个失败者。

因为工作,绘画创作变得难得,但从未停止思考,我认为这比图片更重要。

每天翻几页书,看什么都记不住,有眼瘾。我希望暂时的快乐也是有用的。

走在路上,我看着每一个陌生人,想着他们和我的关系,想着为什么我作为一个人出生在这个地方。

据说地球上的一切都有磁场,包括你和我。是因为磁场,这个星球上的一切都在起作用吗?我在这里是因为磁场,路过很多陌生人?我不知道造物主建造这个世界的程序和标准,但我知道,既然存在,它就有自己的价值。有时候总会想到“老了就死了“老了就病了就死了”,一直在做“生活/[在“老了之后”就怕想得太好,现实给了我残酷。至于“病”,我不希望它发生。那“死亡”呢

生活和爱情是两件大事。我很少谈论男女之间的爱情。

它属于我和她的爱情故事。你想一想,真的可以写成一部精彩的小说,但我不想多谈我和她的故事,那是属于我们俩的。

其实男女之间的每一段爱情都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即使结局不幸福,但生活也有这个美好的总和,不管你要找的是一个混蛋男人,还是一个你无法驾驭的风骚女人,既然他们在一起了,我们就要共同创造一个属于两个人的两个人世界,而且即使分手了,也要分开他们共有的个性。

男女之间的爱情各不相同,但每一对都是最美的。即使看似苍凉,也是苍凉的美,只属于你和他。

珍惜这叫“生活”的生活。

夏季返乡须知

文字/飓风楚韵

(1)建筑

每次回到家乡,村里都会多几栋楼,现在楼也多了。听说今年又添了三栋楼。小军家两层,牛大家三层,六毛家五层……

刘茂是我初中同学,单亲家庭。他家离我家只有一英里远。听说他家盖了新楼,很荣幸加入你们。

来到楼内,只见气魄雄壮,乳白色的瓷砖反射出令人生畏的光芒,足以刺穿人的视网膜。不过好像家里人缘不高,只有六毛的父亲在院子里扔花生。远处,一只黑色的土狗正在用它的长舌头释放热量。刘茂的父亲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还在烈日下光着膀子奋力扔花生。他黝黑的皮肤和灰白的头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眼睛透露出一些空洞和停滞。看到我走过来,脸上才挤出一点笑容,但岁月的刀痕已经把他的笑容割成了碎片。

我们寒暄了一会儿。我了解到,刘茂夫妇年底后去温州打工,从事的是技术娴熟的翻斗车,但又脏又累,但一年也赚了七八万元,在村里的劳动群众中也是出了名的。这座大楼是用近年来工作积累的钱建造的。为了配合“高富帅”的身份,一口气建了五层,一举打破了村里最高建筑的记录。

不幸的是,自从大楼建成后,刘茂父亲的健康每况愈下。平日里,他不仅要照顾八亩地的农活,还要喂几头小猪。长期的过度劳累使他患上了各种疾病,如腰椎间盘突出、肩周炎等。晚上,一个人独自在一栋大楼里,电话成为最好的伴侣。每天,我都期待着电话的铃声,因为它是大楼里唯一一张带着暖色的纸条。

建筑逐渐占据了村前的稻田,覆盖了村后的森林,取代了宗祠,赶走了过去的硝烟,却掩盖不了建筑里空洞、孤独、无助的眼神……

(2)旧运河

村子前面有一条旧运河。

我不知道运河的年代,也许连我父亲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它的长度。我从未见过运河的尽头。只是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个渡槽是我们祖先修建的,主要是为家乡的农田水利服务。

运河上有一座古桥。虽然多年的风霜让它伤痕累累,但它仍然不遗余力地载着行人、沉重的牛车和村民们对丰收的喜悦和希望。

记得夏秋之交,家乡干旱,田地干旱,村民收割的庄稼长在田缝里,渴死了。尤其是在水稻即将灌溉成熟的时候,渠中潺潺的流水会变成庄稼的血液。这个时候,上游一来水,村民们就会扛着锄头,拿着铁耙冲到运河里开沟放水,田地就会沸腾起来:有的人会拿着锄头和耙发出叮当声,有的人会喊“一——二—/[/K8//即使到了晚上,也有人整夜坐在田埂上等水护水。在这个季节里,村民的汗水被输入到干渴的庄稼中/

如今,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农业现代化的推进,环鄱阳湖的许多村庄已经用机械化灌溉取代了运河灌溉,昔日的运河也光荣退役,当年围绕运河争水的场景不再呈现。然而,退休并不一定意味着没有任何价值。在老人们心中,老运河永远是丰收的代名词。就像长城一样,虽然失去了原有的军事防御作用,但它始终象征着中华民族精神的脊梁。

(3)老年痴呆症的奶奶

这次回老家主要是看望奶奶。

奶奶出生于民国12年。她今年91岁,是我们村第二大老人。

奶奶经历了许多沧桑和磨难。不幸的是,她晚年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并伴有老年痴呆症,痛苦一直挥之不去。听爸爸说,奶奶现在记不住很多人和事,就连爸爸的名字也经常叫错。

看着孙子孙女的到来,老人非常激动和激动,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不停地和我打招呼。虽然语言模糊,但可以看出眼睛和头脑是清晰的。和以前一样,奶奶依然会对我嘘寒问暖,依然会给我讲很多生活中的琐事,依然会在我面前抱怨。我很清楚她想说什么,我能感受到她的爱和怜悯。

我帮奶奶绕着院子走,走在梧桐的树荫下,走在仲夏的蝉鸣里,走在家庭的最深处……

走着走着,我笑了,我能从奶奶慈祥的眼神中闻到幸福。

笑啊笑啊,我哭了。这种快乐短暂而零碎,是疾病乃至生死所无法比拟的。

(4)从百草园到翠竹林

我家乡的白草花园曾经是一个菜园。现在,可以找到一些蔬菜的痕迹,但它几乎是荒芜的,杂草丛生。它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白草花园”。胡芦巴和小白菜抢夺土壤养分,马尾草的光合作用效益明显强于老茄子树,爬山虎也一路披荆斩棘……。看着花园里的野草,我内心感到悲哀,悟出了一个道理:如果生活中不注重自我修复和调整,脑子里就会长满邪恶的野草。

百草园前有一口老井,村民称之为东井,与村西的西井遥相呼应。东边的井是村里最好最老的井。井底有一口好泉,永不干涸。从有自知之明开始,村里所有的村民都来东井挑水吃。有无尽的井水,无尽的甜蜜,无尽的清凉,无尽的故事。这个村子很穷,正是这些老井让他们变得富有。

老井旁边是一片竹林。也许是因为老井的潮湿,夏末月的竹子看起来依然郁郁葱葱,绿意盎然,也给我带来了一个凉爽的角落,生怕老朋友来了不礼貌。曾经是青梅竹马的天堂:我们在竹林里玩捉迷藏,和打手打架;我们用竹枝编织花篮和灯笼;我们用竹叶作为哨子,陪伴鸟儿在森林里歌唱。……随着时间的流逝,竹林依旧,鸟儿依旧在说话,儿时的玩伴和曾经的童心也消失了。

(5)永别了,村庄

永别了,村前有个冷泉。我只想要一把泉水,但你给了我夏天所有的凉爽。

再会吧,老槐树上的知了,我会把你的歌声录进苹果手机的铃声里,带到城里的水泥林里,继续为我歌唱。

再会,邻居家院子里的桃树。我不会用捕蝉网袋去偷它枝头的桃子。我想彻底洗掉“毛桃小子”的外号。

永别了,我的初恋在隔壁村。我永远记得你深情的眼神。即使你现在已经离家结婚了,月亮仍然会在你的窗前。

永别了,睡在罗佳玲的老祖宗,我每年都会回来给你烧纸钱,几个亿,几十个亿,几百个亿,会让你整天为购物找钱发愁高兴。

永别了,洪敏,明明,小董,燕子……所有不能也不会被点名的青梅竹马,家乡的星空会为我们点亮希望的灯火,一起找回逝去的美好,一起踏上幸福的道路。

永别了,村庄!

夏天听蝉鸣

文/Tc花都无语了

在我的家乡,一天的快乐始于清晨。推开窗户,风一夜之间掀起了碎花窗帘,俗世的声音向我袭来。

闭上眼睛,侧耳倾听,听屋檐下阳光的轻微脚步声,听树叶间晨露的滴答声,听蓓蕾开放的浅浅微笑——坐在清晨的自然声乐中,我的心静得像被水洗过一样清澈,似乎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很舒服。

记得年轻的时候,心里像一匹野马,抗拒着一切天籁之音,总是带着耳机,沉浸在激动人心、挥之不去、悲伤委婉的音乐或嘈杂的流行歌曲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事情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旧的习惯,旧的认知,旧的好恶。

我的家乡位于美丽的习字湖。夏天,在山上的楝树和榆树上,在河边的柳树和杨树上,都能听到不同长度的蝉鸣。独唱的蝉歌就像闺房里藏着的女儿家弹奏的丝线。它低沉而缠绵,也像一个声音缓慢的老话,诉说着唱三声叹息,想说又想停的心情;合唱中的蝉鸣不一样。那种合唱不是训练有素的集体表演,而是一种顽童般的——高潮迭起戛然而止,留下一个孤独颤抖的结局,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悬念。有时,它像欢快的三月,奔流千里;有时候就像十八般民间锣鼓,势不可挡,豪迈无比。这样一只小蝉,似乎让整个夏天都像集市一样热闹。

在午后的小憩中,或者是炊烟升起的时候,知了们都在这一片合唱。没有间歇期,但有点吵,但他们不觉得太刺耳。他们只觉得漫长炎热的夏天应该有这样的声乐和尘世的兴奋,他们不想散去。不然这个村子的夏天就会少了旋律,就像一部无声的黑白电影。剧情充实,但缺乏韵味。

其实夏天第一次醒来就有鸟儿的鸣叫和小昆虫的窃窃私语,但绝对没有倔强和铿锵的蝉。那些鸟和虫子好像是春天出现在舞台上的,它们已经出现了。夏天一旦拉开窗帘,它们就会自动隐藏在背景中,或者扮演配角——。在蝉温暖的歌声中,它们的音符是那么羞涩柔软,无法像沾着秋露的干草一样细看。

很多时候,坐在夏日的树荫下,听着知了,躺在童年的欢乐里,躺在外婆的童话里,甚至躺在静静流淌的河水里。我不知道这条河从哪里来,从哪里去,就像我不知道这首蝉歌,它来自李商隐“纯洁的心,因此饥饿,整夜你在唐朝徒劳地歌唱。哦,这最后破碎的吸入的气息,在绿色冷漠的树木中!。”,还是因为赵佗的“噪音,一天之初的蝉鸣和混乱,这在管楼里永远听不到。为奈而战的人数愁梗,故里隔五湖秋云。”反正我不管它的来历,不管我在哪里,我只想在这首夏知了的歌里忘掉它。

人到中年,心智渐淡,如一杯洗过几水的菊花茶,香气已消散,只剩下残缺的菊花花瓣,倦卧杯底,却形而不神。然而,有多少感情刻骨铭心,又添了多少乡愁,就像这蝉鸣,无时不在,像慢动作一样把过去的时光推到你的面前,让你瞬间回归自然,让昨天重现。

夏日的长风和蝉鸣,轻柔而缓慢,抚慰着日渐寒冷的过去。

夏季风

文字/天汴江水流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以为自己是一个堕天使,或者以为自己是上帝派来的使者,肩负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当我来到这个世界时,我必须生来就有一个愿景,这是一道彩虹或不同的光,以显示我的独特性。

你会问我,为什么没听说我出生时有异象?多么愚蠢的问题!上帝的使者只有少数。如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被坏人伤害了怎么办?

我是带着这么大的秘密长大的。每年夏天,我的梦想都比平时丰富,我的心会被未知的呼唤触动。似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我真正的家,那是一个世人看不到的地方,一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仙境。

所以,我一直认为,夏风,以它特殊的魔力,会在规定的时间到来时打开我的封印,让我想起领先的优势。

我一直在寻找去异国他乡的路,就像无数孩子对永远没有孤岛的坚持和信念。我不想去梦幻岛,我只想去我自己的世界。

就这样,在无数的夏日微风中,我乘上了火车——,我以为这是唯一可以到达远方的工具,看着陌生的小镇倒退,看着窗外漆黑的夜野,渴望,渴望,希望,希望。将远方与此岸交织,将梦想与现实交织。

我会仔细调查每一个感兴趣的地方,看看它能唤起我多少幻觉,看看我能不能找到奇怪的门和奇怪的风景。每当我发现一个神秘的深洞,我都会很高兴地想爬进去,但最终我放弃了。我想,我会放弃,因为那不是地方,也不是时间。就算那边有异国幻境,也不是我的世界。

那么,我是谁?我的世界在哪里?

我决定在书中寻找答案。

我决定在旅途中继续寻找答案。

我决定在生活的每个细节中寻找答案。

我决定在无数的夏日微风中寻找答案。

我问了天空,问了云,问了夏天的每一次风,问了晚上的每一滴雨,问了书桌和长椅,问了蚊帐窗帘,问了小狗小猫,问了麻雀斑鸠……,但他们不说,也不动,甚至不给我一个白眼。

然后后来,后来又后来,那个自以为与众不同的上帝使者,也就是我和这位小姐,上了初中。之后,我离开家,上了高中。当繁华消失,绚烂的色彩褪去,我终于明白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我是一个普通人。

我是最普通最普通的孩子:年轻时有美好的幻想,少年时对远方有向往和追求,喜欢夏天,喜欢玩耍,有上进心又没有坚定的信念,有梦想又会偷懒,也喜欢美食,喜欢自恋又自负的孩子。

甚至我可能更傻。小时候分不清现实生活和梦想。每个人都学会了面对现实,仍然生活在幻想的泡沫中。他们用怜悯的眼光看别人,以为自己很厉害,以为自己能看,以为自己长寿,有长生不老的能力。

我是一个普通人,会老死不相往来,不知所措。我无法控制我的生活。甚至,我无法控制现在的自己。夏日的微风是所有人共享的。我的孤独和迷茫只是青春期的正常现象。

似乎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但我还在恐惧中,问着这个我问了几千年都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为什么存在?

我太普通了,掉进人群里都挑不出来。世界上已经有60亿人了,不比我多多少,也不比我少多少。那么,我为什么存在?

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无法理解自己的孤独,无法用莫名的悲悯面对自己,无法理解自己在无数的夏日微风中,怀着怎样的心情,憧憬着未来,憧憬着陌生的世界。

总结一下,一句话,我失去了最后一点区别——对夏天和风的特殊心情。我梦想了很多次的世界永远地关上了我的大门。

三年很快过去了,我来到了今天,传说中最快乐的暑假。事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最终,我们发誓要玩的和要做的都成了空谈。那次高考刚过,我的心就欢喜的飞了,再也见不到了。

但我还是自由的。

我想学剑,就去干休所学太极。我每天早上都很累,以至于腿疼,顺便诅咒天气。中午休息,下午写小说,晚上逛街。对了,想想如何尽快融入集体,如何在各种比赛中取胜,问问学长学姐。和朋友废话,看电视,电影,动漫小说,玩游戏,诅咒乌龟断宽带。如果有一天水电因为某种原因被切断了,顺便诅咒一下水电公司。

有一天,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小区门口,发现发生了一件和平时不一样的事情。哦,不,我没有穿越,我没有看到精灵,我也没有找到通往异国世界的入口。刚看到结婚用的充气门,俗气的粉色很常见,中间有一条红布条,上面写着新郎的名字,下面写着新娘的名字。社区里有一个很高的“爱你一万年”。我穿过气球门,被太阳照瞎了眼睛,任由俗气的歌声轰击我的耳朵。我只是默默叹息,夏天的微风很温暖,真的很温暖。要不是我好心,早就用大太阳和暖风诅咒婚姻之家了。

午饭后,我在家里的走廊里散步,消除食物。这时候,风从阳台的窗户飘进来,给了我一个拥抱,从客厅的窗户溜走了。我抬头看阳台,方形的窗户把天空和建筑切割成了方形。天空蔚蓝晴朗,万里无云,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突然觉得自己浮躁的心一直在慢慢下沉,一直沉入一个清凉的深潭。好像耳边有“丁咚”的清脆声音,是我的心撞击水面的声音。

不知道哪只蝉一路高歌,桌上的钟表指针独自在响。俗气的情歌还在唱,但我没那么无聊。

你为什么无聊?不管怎么说,这些歌充满了已婚家庭最幸福的感情。在这样的夏日里,很少听到带着愉悦情绪的音乐,你也会很开心。我为什么要后悔?这时,没有了学习的压力,我可以自由地阅读自己的书,走自己的路,写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不是很开心吗?

我忍不住笑了。又是那个问题,我是谁?我为什么存在?

看到这里,你觉得这篇文章是一个来自努力的俗气结构吗?以下是心灵鸡汤的一些原则。

我不否认这确实是一个俗气的结构,毕竟成长从来都是这样一个过程:艰难——希望——艰难——希望。至于心灵鸡汤,很有营养,但夏天还是太热,喝不下去。

我想说我是一个普通人,这是真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存在。我认为存在是合理的,我的存在一定有正当的理由,但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可能会问创作者,但很遗憾,我不认识创作者;你也可以问每天研究宇宙终极问题的哲学家,但很遗憾,因为修养有限,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我只对自己负责。我只负责感受自己的感受。那些自以为是,迷茫,这些年一直在寻找的,都是我自己,最真实最珍贵的我自己。

只要是我自己的心情,哪怕是一样的,哪怕是被无数人经历过的,对我来说都是特别的。

就像今天的夏风,我可能还是有“继发性疾病”,有奇妙的救世主心理,但那些都不重要。

也许这并不重要。

夏季乐趣

文/木鱼飘萍

艰难的八月终于要结束了,九月也快到了,夏天也快过去了。在所有的月份中,我最不喜欢7月和8月,因为我总是在这两个月失业,找工作成了一件困难而痛苦的事情。即使我从未放弃希望,日子也成了每天的煎熬。七月和八月是我们最喜欢的时间,因为是暑假时间,所以我们可以玩得很开心,但是我们不怕热。夏天,我们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抓螃蟹、挑蜗牛、摸贻贝、挑蘑菇、抓萤火虫。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有趣的事情。

我还记得小时候,每年夏天的中午,我和表哥光着脚,拿着小石头,悄悄跑到田边的水沟里,可以看到石头下面藏着一只小螃蟹。当我们伸出手去挖的时候,螃蟹被我们抓住了,然后我们把它放进小桶里,它就爬不出来了。当然,不是所有的螃蟹都敢用手挖,只有小螃蟹敢。如果我们遇到大的,我们会用两个手指抓住它们的背,然后再捏它们,即使它们的钳子抓不到我们。不是所有的螃蟹都会藏在石头下面,但是大螃蟹会藏在洞里。这个洞太小了,他们的手根本够不着。偶尔,他们会跑到洞里去透透气。一旦他们发现不对劲,他们会立即跑进洞里。我们不是无助的。我们将拿一根草伸入洞中。不一会儿,草就会被它抓住。我们会轻轻地把它拖出来,然后我们会把它从洞里拖出来,迅速抓住它的背。中午我们能抓到十几只螃蟹。当然,我们不想吃它们。我们把小的放在池塘里,让它们继续养。我们抓住其中一个大个子,用线把他们的脚绑起来,然后开始比赛,看谁爬得快。当我们玩完后,我们把它们放回沟里。

沟里不仅有螃蟹,还有蜗牛,但都不是很大。如果你想捡大的,有很多田地和池塘,所以每年夏天都成为我们吃蜗牛和贻贝的季节。如果你想吃一顿蜗牛肉或贻贝肉,那是非常容易的。你可以在池塘里摸一篮子蜗牛和贻贝不到一个小时。当然,池塘里的水并不深,最深的部分也只到达成年人的胸部,完全不用担心。将蜗牛肉切成小块,用胡椒粉和胡椒粉翻炒。它尝起来又麻又辣又脆。这是世界上罕见的美味。将蚌肉切成丝,用小火炖几个小时,加入一些胡椒粉和八角。吃起来真的不好吃。既香又耐嚼,是市场上蛤蜊无法比拟的。

夏天成了我们吃食物最快乐的季节。当然,除了蜗牛和贻贝,还有野生蘑菇。许多蘑菇,如绿豆菌、炭菌、红菇等。,都在这个季节生长,而且一个接一个,它们今天被采摘,明天又会生长。野蘑菇几乎每天都吃,下雨天长得最快,一下子就出来了。带着小篮子上山,然后短时间内把大部分蘑菇捡起来,洗净放入沸水中煮一会儿,然后用辣椒或肉炒一下,全家人都会有很好的口感,比市场上卖的任何蘑菇都好,这些都是市场买不到的。当然,成年人一般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所以我们的孩子就成了采蘑菇的英雄。

和城市的孩子相比,这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可能是一点好处,也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一种好处。除了吃的和玩的,还有一种城市里的孩子看不到的东西,那就是萤火虫。每年夏天的晚上,萤火虫都会飞起来,像天上落下的星星一样闪烁。我们的兄弟姐妹追逐萤火虫,抓住它们并把它们放在手心,然后把它们扔了起来,它们又飞了起来。我们一家人搬出竹床,头顶星光,在萤火虫飞舞的院子里乘凉、看电视、聊天。很热闹很开心。这些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最美好的回忆,就像童话故事一样,而我就是童话里的孩子,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十几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过了放暑假的年纪,记忆中的那些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兄弟姐妹早已成家,父母早已搬出小山村。爷爷去世了,只留下奶奶一个人呆在那里。而且我已经离家很多年了,再也没有这样生活过。偶尔回家面对冰冷的池塘,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我只能在最深的记忆里珍藏我一生中最美好、最幸福的日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