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梅文 ;OtowaReon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七十年的爱情,永成心中感慨

文本/匿名

那一年,他7岁,她6岁。

他们是同学和邻居。他们背着书包去上学,用小手去上学,下雨的时候一起撑伞。她太漂亮了,所有的男孩都喜欢和她在一起。但是他们表达爱的方式总是很奇怪。他们拉她的手背,扯她的头发,她痛苦地哭泣。他会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对所有男生说:“她是我妹妹,不要欺负她!”

作为一名战士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她,他被一群男生打了,但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他们再也没有欺负过她。就这样,他们一路来到了中学。他已经是一个又高又帅的男孩,但她看起来很普通。漂亮的女生都想用自己代替他旁边的她,但是没有人能代替她。多年来,他每天早上都骑着她去上学。他们一致认为,他们将来应该去同一所学校,这样他才能继续照顾她。

他很优秀,有很多崇拜者。她经常被迫当邮递员。那些女孩总是在给他写完情书后让她递给他。他从来不看,总是把它扔到一边,也不在乎!她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读过那些信吗?”“是的!”他漫不经心地回答。“你喜欢那些女孩吗?”“不喜欢?”她发了更多的信,问了更多的问题,他对她大发雷霆:“以后不要给我看这些信了!不用那么担心!”她委屈的对他说:“你一点都让人没有安全感!”然后愤怒地跑开了。

高中毕业后,她没有和他上同一所学校,而是分开了那么远。那一年,他19岁,她18岁。偶尔暑假回来,在同一个院子见面,他会问:“你在学校怎么样?有人欺负你吗?”她淡淡地说:“还不错,我没那么容易欺负!”

看着她的背影,一种难言的痛苦像小老鼠一样慢慢啃噬着他的心。她妈妈说她留在那个城市,有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他微笑着祝福她,但他充满了孤独。

大学毕业时,他带着一个女孩回来了。那是他的女朋友。我说不出她有多可爱。我只是觉得那个女孩和她有类似的习惯。但那一年,她独自回来了。他们在街上相遇时,她看着他旁边拉着他胳膊的女孩,笑着说:“终于有人了!”他不好意思地把她介绍给身边的人,称她为自己的妹妹。

他用哥哥的语气问:“还有别人吗?为什么我没有和你一起回来?”“他?”她冷笑道,“早分手了!他像你这样的女生太多了,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她拧着头发在他身边对她说:“不过,我哥是个很好的人。一旦爱上一个人,他会用一生的真心去爱!”女孩羞涩地笑了笑,说:“他只是追求者太多了。我曾经和他是好朋友。很多女生看到我们关系很好,就让我帮她们给他送信。后来我自己写了一封信……”。”他看着她粗鲁地离开,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回到家,当女朋友和妈妈一起做饭的时候,他在书柜的角落里发现了那堆尘封多年的情书。他一个个找,总觉得一定有她写的东西。他终于在最后一叠里找到了那个有她漂亮的小楷的浅蓝色信封,他沮丧地坐在地上。“其实我一直希望我不是你姐姐。虽然你总是用爱我姐姐的方式爱我,但只有我知道,我希望一辈子坐在你自行车的后座。我希望我能一直听到你说你想保护我。我希望你对我的每一个承诺都能实现。我希望你能看完这封信,你对我的态度和我对你的态度将由这封信决定。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不会执着于此。我想躲多远就躲多远。……”泪水滑落在纸上,我还是无法摆脱爱她却又伤害她的痛苦。第二天,他想找到她,把信拿走。但是当她来到门口时,她犹豫了。

他能对得起跟着他回老家的女朋友吗?她从上学开始就照顾他。她对他的爱,用她的话说,意味着没有他她会死!他不能辜负一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人。那几个晚上,面对女友,他没有任何兴趣。他想了很多。第二天,他抱住女友说:“对不起……”。然而,当他再次去她家时,她的母亲告诉他,她已经离开了,她的工作被安排在另一个城市的货币,离这里很远。几个月后,他干脆收拾行李去了她的城市。当他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惊呆了。

他笑着抱紧她:“我送你回家!”“但是……”她举起右手,手上戴着订婚戒指:“我要结婚了!”他惊讶地看着她。怎么会这么快?但是再过几个月,她就要结婚了!“你知道吗?我一直最爱的女人是你,那封信也是我刚刚发现的。……”“住手!”她叹了口气,“你要对她负责,不能因为一封信就让别人失望。……就像我需要报答他一样,所以我选择了嫁给他!”她说得如此强烈,以至于他深感悲痛。

那一年,他26岁,她25岁。

她结婚了,留在了丈夫的城市。他也结婚了,他的妻子是一个简单而贤惠的女人。他的父母生病了,没有人照顾他们。他的妻子比他更热情。

当她回来时,虽然丈夫和她在一起,但她仍然不敢看他的眼睛。所以,他们经常说她和妻子聊天,而他和丈夫很投缘。他们谈论的话题仍然是他们年轻时的轶事,但他们在那种心情下没有太多的甜蜜和回忆。他们不得不照顾身边两个深爱他们的人。他们叹息,周围的人也感动。原来时间真的让爱情更深刻。

那一年,他32岁,她31岁。

后来,她每年都和丈夫一起回来过春节,每年都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他的孩子叫她阿姨,她的孩子叫他叔叔。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真的回到了当初的兄妹。

在孩子要上大学的年纪,他赶紧给远在他乡的她打电话:“姐姐,你那里有好大学吗?我想让我的孩子在那里参加考试。这个孩子太不听话了,总是惹妈妈生气。我叫他过去学习,你可以帮我监督监督!”她在电话里笑了:“真的吗?我也想让我的孩子在那里测试你!我们的孩子也不听话,拒绝服从父亲的管教。这个女孩说她只想听她叔叔的……”。她停顿了一下说:“这样怎么样?让他们都上同一所学校,这样他们的兄弟姐妹就可以互相照顾了。我们去看他们的时候,也可以一起拍两张。”他握着手机的手,内心被拉回了很多年前。

在父母的安排下,孩子们被同一所学校录取了。他对儿子说:“你要好好照顾妹妹,谁也不能欺负她!”她对女儿说:“以后不要惹哥哥生气,也不要老是给哥哥找麻烦。”

也许已经有一种感觉,当他和她接到儿子和女儿的电话,说他们要结婚时,他们都笑了。在孩子们的婚礼上,他坐在她旁边,两鬓斑白,面面相觑。他轻声说:“我们终于成了一家人!”她点点头,脸上带着疲惫的微笑:“她只是等了太久,但我们最终得到的是我们生命的延续。”

那一年,他67岁,她66岁。

后来,他被诊断出患有癌症。他绝望了,拒绝所有人,拒绝吃药,拒绝治疗,情绪完全失控。看到妻子、儿子和儿媳在骂骂咧咧。妻子站在病房门外,伤心地叹了口气,对儿子说:“给你阿姨打电话,不,是你婆婆,只有她能治好你爸的毛病!”当她敲开他病房的门时,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想再见到我,就听医生的话,吃药、化疗;如果你不想,那我马上离开。我不管你将来是生是死!”他看着她,却放声大哭。

……

她站在他的坟前,眼里没有泪水。

墓地里一个人也没有,一阵风拂过她花白的头发,像是他的回应,像是他的哭泣。

原来,留在心里的爱,只会变成永远的遗憾。

那一年,他77岁,她76岁。

父母之爱

文字/文明宝宝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父母能走到一起。再说,那是一辈子。

父亲相貌英俊,身高1.72米,身材魁梧,板着脸,笑着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母亲身材矮小,不到1.5米,嘴唇凸出,一只眼睛略大一只眼睛略小,比父亲大两岁。

父亲和母亲是相互介绍的。爷爷先遇到了他的父亲。他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错,长得也好看,又勤快又老实,就让妈妈去接他。没想到妈妈第一次看到就匆匆答应了婚事,好像怕别人抢她似的。

不久,我母亲结婚了。

那时候,除了一张床,父亲分割地主财产时,只拥有一个红木箱子和一个雕花碗柜。Redwood Boxes我在大学的时候给自己做了衣服盒子随身携带,毕业后爸爸拿回来。后来我结婚了,两个哥哥相继分开,箱子不见了。雕花书柜是爸爸家里最奢侈的一件家具,我把它当书柜用。后来,他成了我哥哥家里的一个柜子。我妈结婚的时候,床上连一床好点的被子都没有。父亲只找人临时借了一床新的踏被,放在床上排好自己的幸福,答应只借三天。妈妈走过来,看到床上厚厚的被子,非常高兴。没想到三天后新被子就被拿走了。她嫁给了一个装衣服的红色大盒子和一个纯实木的红色橱柜。大箱子还在妈妈房间里放着父母的衣服;那个橱柜现在被忠实地用在父母的厨房里。只是油漆已经剥落,原色几乎看不到了。然而,它一直是我母亲的最爱,父亲忠诚的守候在母亲身边。

父亲很穷,穷到吃不下最后一顿饭。他甚至不是一个贫穷的农民。他应该属于贫农和农场工人。爷爷每天挣的米足够养活自己。奶奶早逝,父亲读书两年不得不辍学。他早出晚归挣生活费,几乎没地方住。直到土改,爷爷在山塘冲中间给地主弄了一套房,爷爷、爸爸、叔叔才有了真正的落脚点。我小时候去过很多次。这是一所老式的房子,除了我叔叔的房子之外,它被分发给另外三个家庭。其中一户人家的奶奶是个小脚女,听说我奶奶也是,但是她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我经常看到隔壁的奶奶用她的小脚丫裹着白布晃来晃去。那时候,我才几岁。我以为她年纪大了,我和她之间不仅有一层白布,还有一个发霉的时代。我甚至不敢和她说话,怕我说话的时候,她屋顶上的灰尘会掉一地。几棵大樟树和柚子树遮住了蓝色的大砖房,大树遮住了大部分阳光。这房子又黑又神秘。每次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呼吸里长满了青苔,让我窒息。

幸运的是,父亲结婚后不久,就搬出了地主家,用稻草和土砖在离老房子三里远的高家岭盖了六间房子,正式有了自己独立的家。爷爷也跟着爸爸一起搬了。我出生在这个新家,舅舅一家还住在房东的青砖黑瓦的房子里。我父母可能有先见之明。几年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老房子在半夜倒塌,碰巧是我叔叔的房子,杀死了他的第三个儿子。这时,我姑姑几年前去世了,我叔叔一家不得不搬出去。

虽然我妈妈很矮,但她的皮肤很白皙。这是后来,这是后来,直到今年年初大舅突然去世,江苏的全舅来吊唁才告诉我。人们常说,好的掩盖了所有的丑陋。也许这就是我父亲看中我母亲的原因?

新家很简陋。在我的印象中,从白天到晚上,母亲的矮小身材在国内外穿来穿去。她忙里忙外,不知疲倦,不得不外出赚取工作积分。母亲生下了我们四个兄弟姐妹。我们从小吃吃喝喝拉撒路,过日子过日子,除了有时候爷爷的帮忙。我父亲负责房屋的维修,家具的翻新,以及生产团队中的重大问题。我小的时候,父亲是生产队的队长。外面有很多事情,所以他没有干预家务。我母亲自愿接管了他们所有人。他们分工明确,互相帮助。他们不会为家庭琐事争吵。妈妈不批评爸爸,爸爸也不批评妈妈。妈妈告诉爸爸做什么,爸爸很快就做完了;母亲没开口就把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条。每天早上,第一个起床的总是妈妈,她用火做饭。饭做好了,父亲慢慢起来,在母亲的召唤下洗衣服。爸爸从外面回来,一切都好,就坐在厨房的椅子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悠闲的看着妈妈,妈妈忙的时候他也没有动手。这是我们家牢不可破的定律,我在家的时候从来没有被打破过。

就这样,两人日复一日和睦相处。

小时候,父亲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哥哥不顺眼,好像什么事都要教训他们一顿。我清楚地记得,妈妈在炉子上忙完之后,爸爸回来了,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一声不吭地忙着。我哥来了,他立马改变心情,命令我哥:“去生火!”我哥动作有点慢,所以变得表情满满:“这么大了,还不帮大人!主动一点,不要总是让别人说话!”吃饭的时候,如果有人把饭掉在桌子上,他生气的时候会像吹吹风机一样吹:“别把饭掉在桌子上,别人工作不容易!老话说得好,每顿饭都很难吃,我都不懂!”爸爸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妈妈从来不替我们说话,有时候还帮爸爸说话。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原谅自己,我们只能低着头,我们必须倾听或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否则,不仅猪鬃,棍子也会打在头上。

在我们眼中,父亲是威严的化身,他的威严神圣不可侵犯。

我爸爸不懒,手很灵巧。我父亲在家做了所有的椅子。他不仅知道如何把木头变成想要的形状,还能让椅子变得漂亮。骂你的孩子,但要认真对待。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经常和村子里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因为缺少零食,我们在外面玩的第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吃的。草地上的野山参,路边成熟的红黑泡和刺松子,山里的一些野蜂蜜,菜地里的黄瓜、豆类和萝卜等。,只要能吃,都是被我们拿走,用手吃进我们的肚子里。我经常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带我去看医生成了父亲的任务之一。医生几乎总是说完全一样的话:孩子肚子里有蛔虫。我隔一段时间乱吃东西,我爸隔一段时间带我去医院。年轻的时候,我骑在他的肩膀上。大一点的时候,父亲用当地的车辆(前面一个轮子,后面人扶两边把手,手用绳子连接,肩膀往前走,比提东西省力)把我送到医院。这种情况直到上了初中才好转。在这个时候,不管我有多累,父亲都不会抱怨,也不会说我什么。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父母不阻止我随便吃。不懂,还是不想让我失去童年的乐趣?那时候我爸的脾气去哪了?

二哥又一次去池塘游泳,却掉进了水桶的眼睛里,挣扎不起来。当时,父亲正在池塘地基下给丝瓜田浇水。听到喊声,瓢丢了,三步并作两步跑。他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就跑进池塘去救他的二哥。高中的时候,为了省钱,我寄宿的所有食物都是用父亲的土车运到学校,将近20里的崎岖山路逼得父亲汗流浃背。当他放下车时,他甚至不能伸直腰。他拿出汗巾擦汗,冲我笑!

很多夫妻经常为生活琐事争吵,邻居也不放心。在我父母看来,这些就像是在讲一个与他们无关的故事。

我问我妈,她说:“每个人都有脾气。关键是你怎么对待它。”她说有一次她回家晚了,做饭吃生米,父亲责怪她浪费食物,给了她很重的语气。妈妈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流了一下午的眼泪。从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提起过她,甚至没有说过一句重话。我说:“爸爸生你的气怎么办?”妈妈说:“他不说话。”沉默是短暂的,很快他们就会埋葬分歧,像以前一样和好如初。我想,是不是因为爸爸眼里没有妈妈,所以不屑和妈妈吵架?还是情绪激动到发脾气了?

后来我问我爸,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我看不到你妈哭。”看似暴躁的父亲原本有一颗细腻的心。他知道对方不想听自己的话,也没说什么。即使他生气了,他也会把它们嚼碎,吞进肚子里。

20多年前,小妹生了孩子,很少有妈妈出去照顾。妈妈在回来的路上迷了路,天又黑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突然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父亲带着母亲去求医,但最终还是残疾了。一只眼睛看不到青光眼,另一只眼睛的白眼角只有一点亮眼。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只眼睛越来越差,几乎失明。

我母亲失明时,我父亲还不到五十岁。为了赚钱,父亲去三十里外的一个林场打工。这个林场很偏僻。房子周围有斜坡的山。山上密密麻麻地种植着冷杉树。每天,要么是杉树默默地看着房子,要么是房子很孤独地看着杉树。最近的一户人家在300米外,拐了个弯。门前一条宽敞尘土飞扬的路也拐了个弯,又突然消失了。但是偶尔的摩托车和偶尔的汽车仍然与外界透露很少的信息,让人觉得这个地方并没有完全与世界隔绝。父亲经常独自在一所废弃的房子和一座孤独的山上度过孤独的夜晚。当他有空的时候,他的父亲会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在30英里的山路上回来和他的母亲团聚。

后来妈妈也去了林场,在林场的平房里住了六年。父亲去砍山时,母亲默默在家洗衣做饭。对于母亲来说,时间无论是充裕还是局促,都成了日常的必需品,让日子过得咸咸适度。隐形妈妈在心里为自己安了一双眼睛。她知道什么时候天亮,什么时候该做饭,案板放在哪里,切菜放在哪里,离她手有多远。她几十年来一直遵循着同样的老规矩,每天做饭,等着父亲回来。在她父亲回来之前,她永远不会动筷子。

回去的时候自然是自己做饭,但偶尔也会吃一顿妈妈做的饭。她做的菜往往有以下特点:熟了煮了,但是咸了焦了。碗中的墨烟(如果锅烧得太厉害,里面形成的细黑灰没有及时清理)往往点缀着辣椒粉,乍一看没有吃的欲望。但是爸爸没说,没抱怨,吃得很好。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我父亲都做到了。

有一次,父亲去哥哥家,回来时天已经黑了,哥哥让他住一晚。我父亲什么都不肯说,就推着车走了。他说:“你妈说晚上一个人害怕。”在林场,只要母亲在,父亲就从不在外过夜,无论多晚都要回去,这已经成了父亲的规矩。

我嘲笑我的母亲“照顾我的父亲,让他没有自由。妈妈说:“我一辈子都依赖他,他知道我害怕!”她说这话的时候,妈妈用看不见的眼睛看着爸爸,笑了。她不知道自己是骄傲还是自豪。

在妈妈眼里,爸爸是一个可以挡风遮雨的天气。

我爸给我妈读了我散文集《隔窗听雨》里他们的话,我妈听完就问我,我这么丑吗?你爸爸这么帅吗?妈妈的眼睛已经看不见很多年了,明显又大又小,没有神光,经常在风中流泪。脸的白色在炉火的红光下已经褪色。父亲仍然很高,他的脸仍然很直,但是他的脸越来越瘦,越来越老。我对妈妈说:“妈妈,你在我们心目中就像妈妈。在我们眼里,不管你长什么样,你都是世界上最美的。如果你不相信我,去问爸爸。”父亲笑着说:“你在我眼里一直都是这样吗?俊春(我妈的名字),清秀清纯。”妈妈撇着嘴说:“胡说!”我知道我妈个子矮,但是她心高气傲,不希望别人说她不对,连外表都不希望。

父亲有自己的理论:打牌不欠钱,做事不混蛋,说话讲道理,做人有礼貌。过年的时候,父亲大量出生,年轻一代来看他,送了他一百元和二百元。按照习俗,年轻球员必须把礼物还给长辈。大多数人给两百换一百或五十,一百换五十或二十,有些人不要。父亲不一样。虽然已经回国的父亲没有收入来源,依靠子女的孝顺,但他宁愿不花不存花,也不欠别人的。人家送一百他回五十,送二百他回一百五十!他比别人多!他经常说,什么是生活?是面子,是安心,是人家说你好。这个时候我妈也是坚定的站在我爸这边,绝对不会因为没钱而去抱怨,回去找别人。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我妈都能做到。

每次我回电话,我爸爸都会接。也许是老了,骂没了,换成了父母的短罗嗦和婆婆。不管你听不听,他都把大蒜当小菜吃。有多少只猪和鸡?老公来回答的时候,爸爸会从头再来,有些话会重复好几次,让我们觉得好笑,不忍心打断。偶尔我妈会接我电话,我妈又会猥琐起来。

现在,白发一天天爬过父亲的头顶,但我的身体依然强壮。只是膝关节不如以前好用了。很难承受一大桶水。我劝他少吃苦。他答应一次只承担半桶。但他还是会每天背水回家,给菜地浇水。父亲一如既往,不担心外面的事情。妈妈还是喜欢忙忙碌碌,在厨房里摸索着完成这做那,不在乎抹不抹眼泪。她不喜欢烧煤。她不喜欢烧煤。生活很简单,但我的妈妈微笑着,很满足。我妈说:“我小的时候请人算算我的命,说我命好。我真的是对的,那就是我的生活很好!”我妈的牙又不见了,我爸给她镶了假牙。她说这话的时候不想掉下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她看着我笑了笑,露出了她嘴里的空虚,她那被烟熏的肉肉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让我哭了。

我问妈妈,有什么秘密,你和你爸爸一辈子都不会争吵或吵架?妈妈说:“有什么秘密?如果你跟随对方,你会愿意付出。”

放弃,落地,心甘情愿,我突然觉得我的手太重了,举不起这些话的重量。

云有风时,不会停留;有树的山不会荒凉。就像土与粮、粮与水、水与树、树与山一样,既然在一起,就要相互依赖,既然相互依赖,就要相互珍惜。

父亲和母亲现在是这个群体中为数不多的70岁以上的夫妇仍然健在的夫妇之一。

我父亲读书不多,但他知道“恐惧”这个词,至少知道互相欣赏。母亲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守护着她那份淳朴,淳朴,守护着她的父亲,度过每一个日出日落,不妄念,不奢求,质朴,坦率,从容,乐观,快乐。

爱情结束了

文/一双眼睛划破秋水

有人说爱情是独角戏,悲伤的结局总会引来最后的结局。当然,这是另一个失恋的故事。我觉得自己后知后觉,觉得自己开悟了,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光明的。

承诺本身就是一场角力。我想写的不是这种痛苦和两败俱伤的角力,而是在追求承诺的过程中,当我们以为得不到的时候,其实已经得到了。

事实上,没有人能回答什么是爱,什么是承诺。有人说爱是一种习惯,有人说爱是一种感觉,有人说承诺是一种回报,有人说承诺是一种自我意识。每个人对爱情可能有不同的理解。

和很多人一样,她想在爱情和承诺上踏实,而他却想自由。这已经成为他们矛盾的起点,也是未来不可避免的原因。他们可能有真爱,但他们的爱没有那么天真。相反,它更像是一种领带。因为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一切都是彼此分离的。一个巧合造成的重叠,成了他们温暖的存在。

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应该为他改变吗?答案大概是肯定的。其实爱和被爱是可以共存的,也是必须共存的。不管能不能得到,一个人如果爱,就要先付出。但是,如果两个人的世界真的相隔太远,无论改变多少,都还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徘徊,没有交集,只是疲惫地维持,彼此温暖,分离。这个过程就是痛苦、折磨和被慢慢遗忘的感觉。这种爱真的没有爱情的价值,就像喝一种成分中没有葡萄的饮料,只有味道,是纯正的葡萄味,而其他的都是精华、色素、纯净水的和谐。这和爱情不一样。如果你不具备恋爱的条件,无论你如何调和时间、努力和改变,你还是会得到一杯劣质的饮料,这只是表面上的爱情。长时间离开,会沉淀分层,杂质慢慢沉到底部,轻碳酸气会一点一点上浮消失。

有人说:“爱情让人忘记时间,时间也让人忘记爱情“。恋爱的时候,不管花多长时间,都会觉得转瞬即逝,渴望多加时间或者重新开始。再次享受爱情的快乐。而当时间真的走远了,一旦热情没了,只剩下赤裸的自己和空虚的悲伤。爱情会褪色,会在每天忙碌的疲惫中褪色,会在久违的遗忘中褪色,会在过去褪色,最后会褪色成一个斑点,挂在被遗忘的角落,僵硬地挂着,不为人知,不朽。

有人说:“有些人注定要等别人,有些人注定要等”。这就是所谓的爱情观念上的差异。有人愿意付出,有人满足于享受,有人热情,有人善于拒绝。这不是愿意争还是得到的问题,与不公平无关。只是存在其中的人,是否满意,是否决定继续爱下去。能忍受的人永远在一起,感受折磨的人永远分开。刚开始,感觉只有走在路上才被放大,没有消失的可能。当山盟海誓成为过去式,当过去的岁月成为无悔的爱情帷幕,总会有瞬间关闭。

翻过来,字典里有两种解释。一个是“超过”,就像逾期,就像他们过期的爱情。另一种是“深化”,就像他们知道彼此无法分离,思考更加强烈。有些人的爱情是先到期后加深的,因为只有意识到失恋的痛苦,才能明白对方在自己心中的真正价值。已经是习惯的缩影,还是束之高阁“誓言”?

这个世界路过的东西太多了,少部分人的爱是小事。再说了,如果不是自己,只会被当成过去的噱头,而不会引起重视。但它们毕竟存在,这种悲哀不能被时间带走,也不能被生命的消失埋没。

爱情是肝肠寸断,百转千回,中间是角力戏,最后是空杯子。

这个世界上死亡的人太多了。你感觉到这种流动了吗?我只希望在剩下的悲伤和忧愁中,在寄托更多的海归,没有爱,没有爱。

我听说爱情回来了

文字/Homake

白兔公主结婚了,嫁给了黑兔王子。他们幸福地生活在小黑兔王国里。偶尔也会有争吵,但懂事的小白兔总能找到快乐的源泉,让不快乐一扫而光。后来,他们有了一只小黑兔,这给白兔公主带来了无限的快乐!幸福的小家庭平日里有争吵也有欢乐,和普通家庭一样平淡。

白兔公主是出了名的没心没肺,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凡事总觉得自己很在行。直到你遇到灰兔男孩!

灰兔男孩是一只长着锋利爪子的异国兔子,擅长挖萝卜。他没有优雅的外表,也没有自己的王国。业余时间学习,散步,跳啊跳,生活很不舒服。直到遇见白兔公主!

他们在电影院相遇。灰兔男孩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优雅、纯洁、美丽,她甜美的笑容,像冬天的雪,可以照亮整个世界。于是他们坠入爱河,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灰兔男孩毫无防备地坠入爱河。

每天的想法就像洪水般汹涌而来,无法控制。爱如此之深,爱如此之强!早上醒来有白兔公主在身边真好!不知道什么时候灰兔男孩的爱情已经疯了。他坦白了,白兔公主欣然接受。经过很多阻碍,这段感情注定是一个不好的结局。

灰兔男孩已经问过自己很多次了,未来的路崎岖难磨的时候该怎么走!她有一个黑兔王子,她有一个目前并不和睦的家庭。如果她愿意和我一起去,那小黑兔呢?黑兔王子不肯放手怎么办?一切都让灰兔男孩陷入绝望的边缘!他再也睡不着了。他想念白兔公主。每当夜幕降临,就像恶魔一样,用黑手积攒一颗不太大的心。他曾经是一个勇敢的骑士,但是现在他特别害怕大白兔公主会回家,好像他的宝贝莫名其妙地被附身了,所以他不舒服,有时候晚上睡不着觉!久而久之,我心如刀割!第一次知道心脏的位置。第一次感受到心痛。

白兔公主承受了太多的压力,不能和灰兔男孩在一起!黑兔王子无情地虐待,她的父母责备她,所以她深爱着灰兔男孩,非常信任他,非常保护他。内心的挣扎让原本快乐的自己少了笑容。她说她能忍受!我特别喜欢灰兔男孩。他们同意相爱一生。白兔公主喜欢湘江湖。她渴望有一个温暖的窝在身边。她会和灰兔共度一生,一起散步,在湘江大桥上看日落。她答应灰兔男孩再也不爱别人了,灰兔男孩答应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陪她去湘江散步。爱情让白兔公主绝望。她说爱意味着“对你好”。

相爱相知,灰兔男孩一直在恍惚中被折磨,每天都会感到难受,每天晚上都会心痛,就像一个固定的闹钟,叮当作响!每一个声音都会减轻疼痛。他害怕失败。他知道白兔公主的过去。他害怕有一天白兔公主醒来,会因为一时冲动后悔和他在一起。她的爱很简单,没有任何防备。想啊想啊,各种各样的想法像天空中的乌云一样覆盖着蓝天。也许爱就是放手!放出来,等她回来,就是你的了。

灰兔男孩终于鼓足勇气说再见了。白兔公主心碎了!她讨厌灰兔男孩!恨他不守誓言!恨他放弃了他们的爱,恨她在白兔公主绝望的时候离开她!

我听说爱情回来了。希望这是一部喜剧!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