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散文 佐佐木希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我家乡的山

文/唐大宇

我的家乡位于山区,那里有丰富的水、花和树,但最吸引人的是高耸入云的高山。

春天,每一棵树都长出了嫩芽,让每一座山都充满了芬芳,让人心旷神怡。当我们走在山林中时,山上开满了鲜花,绿水荡漾。环顾四周,有一簇火红的杜鹃花,有一朵灿烂美丽的花……,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每一座山都变成了五彩缤纷的花园。

夏天,树长得更茂盛。鸟儿站在绿色的大树上快乐地歌唱。松鼠互相追逐,在茂密的树枝上来回穿梭。小动物们一个接一个地出去,在山里如火如荼地开始运动会。最令人惊讶的是,野生蘑菇也加入了可爱雨伞的乐趣。它们有的藏在草丛里,有的长在大树下,吸引了很多村民来到山上,带回家做美味佳肴。

秋天,五颜六色的水果鲜艳地挂在树枝上,吸引着无数的孩子。灯笼般的柿子、甜梨和红苹果/身在山中,一股秋风徐徐吹来,树叶如蝴蝶般飘落,淳朴的山野顿时有了一种神秘的朦胧美。

冬天,万物停止生长,山进入冬眠。没有春天的兴奋,夏天的辉煌和秋天的神秘,冬天给我们带来了和平。这里冬天很少下雪,风成了它最得意的杰作。这里的风总是很大,所有的树都要弯腰欢迎。不仅如此,它的声音尖锐刺耳,一个接一个,让人胆战心惊,尤其是在漆黑的夜晚。尽管如此,我们仍然非常喜欢冬天的到来,因为更多的时候它是安静祥和的。

虽然我的家乡没有大城市繁华,但这座山充满了大自然的灵性,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很多乐趣和色彩。我喜欢家乡的山。

我家乡的沙枣

文本/赵志鹏

我美丽的家乡——是一个果树品种很多的地方,有枇杷、苹果、杨梅、沙枣……,我最喜欢的是家乡的沙枣。

冬天来了,沙枣的叶子掉了,光秃秃的树枝上覆盖了一层焦红色的树皮,就像一件紫色的皮袄。

当阳光明媚的春天到来时,地球上的一切都醒了,沐浴在春风和雨露中。沙枣喝足了花蜜。一阵春风风吹来,它轻轻地摇着枝头,仿佛在说:“哇,我受够了,该长叶子了。”它悄悄地抽出几片银白色的嫩叶,开始了它的新生活。

从春天到夏天,高大的沙枣树上开着银白色的花。迎着树叶,它们就像可爱的小犄角,在微风中摇摆,特别可爱。花儿在温暖的阳光下散发出芳香,让人感到舒适。如果你在场,你会被它的香味陶醉。盛夏时节,树上的花都枯萎了,绿色的小沙枣树像绿色的小灯笼一样挂着。如果你贪吃,这时想吃,那就不好了。此时此刻,沙枣又苦又涩,很难吃,你要忍着。

炎热的夏天过去了,用芬芳的水果和果实迎来了秋天。此时沙枣也慢慢成熟,颜色由绿变黄,由黄变红。从远处看,树木就像燃烧的火点。成熟的沙枣像金钩一样垂下来,向路人夸耀它的美丽。沙枣多为椭圆形,似红珊瑚珠,有的呈长方形,似红宝石。任何看到它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挑选一个来品尝。成熟的沙枣吃起来很甜,像蜂蜜一样。没完全煮熟,又甜又酸,别有一番滋味。如果你有幸遇到,千万不要错过这个方便又免费的游戏。至于我,每到季节,我总是坐在树下,品尝甜甜的沙枣。

冬天把沙枣存放起来泡茶,喝起来又酸又甜,满屋都是它的香味,会持续很久!

沙枣,你真是天下第一,天下美味!我爱家乡特产——沙枣。

家乡的黄土小道

文/王伟珍

我穿着布鞋来到这个城市,踩在上面。

布底鞋,用米粉煮成浆,粘上压实的一层层布,在阳光下晒干,按照皮鞋的纸样剪出鞋底,然后开始沿着鞋底的边缘向内紧密缝合,用细绳缠在奶奶额头的白发上。鞋底做硬后,用绿布鞋和松紧带缝制,穿在脚上,舒适柔软体贴。

无论走多远,住多长时间的城市,我的心都会怀念我穿着布鞋走在家乡路上的日子,它会留在我成长的心里。那些黄土小路蜿蜒曲折,清新柔和,沿河纵横交错,像一条条锦带,缠绕在农田庄稼上,把分散的村庄紧紧连接在一起。

黄土路有多长?它只徘徊在我回来的感觉中。那些年,我穿着布鞋去上学,放牧,挑水,去镇上的市场。露水打湿了鞋底,留下我灿烂的脚印;留下固执时不小心踢到脚趾的血;离开我喋喋不休的孟桐民谣。年轻时在路边的野花里,我对外面的世界失去了野心。

因为我的生计,我步行去了城市。城市里的道路宽阔,熙熙攘攘,拥挤不堪。我已经走了很久了,但我有一个奇怪的惊喜。常常怀念那段穿着布鞋,走着走着静静丈量家乡小路的时光。那场骚动在我的心里铺上了一层像土地一样的阳光,这让我一次又一次地从城市走回黄土小路去寻找根。当我踏上这条小路,虽然与童年相比日新月异,新铺的水泥路面就像一条激情的丝带,一路飘扬到村里的巷道,但我依然能找到被岁月浸泡的甜蜜或苦涩的旧记忆——清晨,小路刚从黎明中醒来,三三两两早起的村民, 提着锄头,提着篮子,微风徐徐吹来,树枝轻轻摇摆,云在天空中缓缓游动,静谧而富有诗意。 这条小路在阳光下向前延伸。我惬意地走在小路上,感受着生活的温柔与平静,跟随它走向高处,奔向冉冉在红日中升起的地方。

我想起了奶奶。她曾经牵着我的小手,我穿着衣服,挽着袖子,和她一起走在黄土路上,来来回回,听着路边草丛里各种昆虫的窃窃私语。奶奶一直牵着我的手,我在村里很淡定的长大。我长大了,但是我奶奶老了。奶奶活了80多年,满头银发。她缝纫做得很好。从小到大,我的脚都被她缝的布鞋保护着,温暖着。现在,我徘徊徘徊徘徊在这条小路上,但我的祖母已经走了很远。她走的时候,我在城市的路上迷路了,没能及时回来见她最后一面。我向我祖母睡在黄土小径上的墓地鞠躬。风从远方飘来,我仿佛看到外婆从路的前方向我走来,深情地牵着我的手,领我回家。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外婆16年来对我的养育和厚待,让我的人生成长。我奶奶走的时候,她一定是在我心里尖叫,但是当时我在哪里?奶奶终究不会回到我身边!但我知道,奶奶的好性格,她那颗清澈的菩萨心,会像一条黄土路,永远活在我心里。

傍晚,西方的天空攀着一团团的火,柳枝沿着河岸摇摆,老房子前的枣树在晚霞下郁郁葱葱。忙碌了一天后,乡亲们带着炊烟沿着小路回来了。他们一生都走在黄土路上,在这片土地上默默耕耘,说啊说啊,生儿育女。他们的生活像地球一样简单朴素,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却和长势良好的庄稼一样。

家乡的黄土路,是一代代农民休养生息、延续梦想的地方。它是我人生的起点,记录着我最真实的梦想,储存着我青春划船的声音,见证着我人生的辛酸与美好。他们静静地守护着村庄,看着远行的流浪者。

我穿着布鞋,踩着家乡的黄土小路来到城市。走着走着,那些模糊而遥远的痕迹又清晰起来,心里难免生出一些这些年的失望,和对时间流逝的感慨。唯一不变的是我对家乡小路的留恋和感激,这种怀念和感激将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直到时间的尽头。

我家乡的石头路

文本/李光荣

我家乡的那条石头路!不知道几代人留下了多少足迹。远远望去,石板路像一条巨龙横卧在村东,漫步在家乡的石板路上,一幕幕场景勾起我的想象。

记得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外婆曾经告诉我:每当妈妈有空的时候,她总会牵着我的小手,走在石板路上。当我不想离开的时候,妈妈不得不接我,在石头路上来回走。走累了,我坐下来给我讲故事。我听着,在妈妈温暖的怀里睡着了。

上学的时候,我妈妈似乎更忙。每天早上,她总是带我走出石板路,翻过小山,直到看不到我的影子……。那时候妈妈怕我掉在石头路上,尤其是雨季,总是把我抬出石头路,沿着一条骨瘦如柴的小路走出来。在朦胧的雨季里,在夕阳的黄昏里,在恍恍惚惚的梦境里,在空旷的荒野里,回望那条石板路,留给我无限的沉思。

到我上中学的时候,离家上学更远了。我妈跟我说:“蓉儿,看你已经长大了,我妈就不送你上学了。在上学的路上,我只能照顾自己。”其实是一样的。周末平安归来,对家人来说总是一种安慰。

当我看到妈妈逐渐增多了很多白发的时候,我的心因激动而颤抖,我的心像刀子一样扭曲,像弹簧一样,啊!妈妈,有什么事吗?我在冥想,寻找迷人的答案。

时光飞逝,光阴似箭,十几年过去了。我考了人民代班。上师范的那天,妈妈特意为我准备了香甜的花生饼,用塑料袋包裹着热气,不时散发出阵阵香味。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食物!我现在已经到了晚年,还能说什么呢?我觉得塑料袋太重了。不用说,我的内心自然是清晰透彻的,这不仅仅是付出的劳动成本,更包含着深厚的亲情。

“再见!妈妈,不要把我送走。我已经长大了,不用太担心……”,但是妈妈还是坚持要送我走石头路。没走几步,妈妈那双冰冷的老腿就生病了,抖得厉害,只好停下来坐在石板路上,摆手告诉我/。我回头一看,只见母亲还站在石路的另一边,频频向我招手,依稀能听到她在念叨。这时,我感到泪水在脸颊上滚动。

踏上那条石板路,我是起点,但家乡的石板路没有终点。……我在家乡的石头路上听到了我的祝福,她理解我。我所寻找的是一个现实的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