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秋天 ,作家: 译者肖毛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1.秋天的诗歌

即使没有下雨,天空也经常是如此阴沉,以至于太阳似乎开始失去信心。

路过公园大门外,矮墙上方可以看到许多落叶。纯金、深红、深蓝、紫色,都落在那些被野蛮修剪过的草原上,像疲惫的漂泊的心,又像四季写下的短诗。

承受了太多的风雨之后,我终于不用再受太多的打扰了。他们只是静静地睡觉,用他们的身体最后一次染季。

已经是秋天了。

2.秋天的神

我走在高高的栅栏里。墙外,有被汽车尾气熏得面目全非的自由;墙里面,有让我窒息的办公楼。好在墙上有不问时事的白杨,也有从不仰望权贵的野草。

在乱草丛中,有一株巨大的蒲公英。茂密的树叶密密麻麻地散布在草丛中,托起两三个孤傲的太阳,射出几十道不屈的火焰。

风、雨和灰尘改变不了什么。无论如何,它可以安静地守着宇宙的一角,毫无怨言地在这片小小的土地上呼吸。

如果有神话的话,我希望这株蒲公英能在一瞬间生长一百次,让我可以带着喜悦走进丛林,坐在翠绿色的柱子下,凝视着天空中摇曳的太阳,彻底忘记我生命中所有的墙壁——甚至生命本身。

如果你能把我缩小一百倍,你也可以做出同样的选择。但我拒绝任何改变,即使神话真的来拜访。

神话

死亡的

爱在蒲公英中

当秋天来临时

3.秋天的爱

夏天是鲜红色的桃子,秋天是绿色的橄榄。

一天下午,我抽空去参观了据说已经死了的百年老榆树。它像以前一样躺着,风像以前一样吹着,我像以前一样沉默。

也许是有人,也许是一阵风,把几块榆树钱扔在它的身上,于是从那能包容一切的黑色中,几丛善良的绿色植物冒了出来。

夸父弃杖变邓林;老树放弃了生命,而榆树长在榆树上。

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难过?

你为什么还握得那么紧?

生死依旧未解,心依旧深情。

感性,感性,那奈呢?

4.秋天的中国

每天回家都要经过一个露天市场。摊位上杂货很多,能让各种颜色的摊主一言不发的收费员只有一个,水果摊之间卖花的也只有一个。

他比管理员小得多,但他的头却出奇的大。据说叫脑积水,手术的投资风险“极高,投资回报“极低。也许这就是收费员从来不喊,甚至不踢他的原因。

每天他都坐在同一个地方卖花,品种随时变化,花几乎每天都开。这些天,他的大部分摊位都种满了菊花。花名我叫不出,一般都是“暗暗发紫,融冶黄”如玉溪生所述;花簇的出现各有千秋。有时候,我会站在那里看一看,然后完成今天剩下的路。

我喜欢看花瓣都像挂钩的菊花:恣意含蓄,愤懑恬静,刚健温柔,桀骜不驯,如此相似,如孙的草书,傅抱石笔下的。有时候,这菊花让我想起陶谦的诗《饮酒》:

秋菊颜色很好,很漂亮。菊花酒于心,心更美,避之俗情更深。虽然一个杯子单独进去,但杯子是从壶里倒出来的。世界上所有的太阳都落山了,鸟儿向林欢呼唤。陶醉在东边的东窗,让余生。

不过我不是花草病人,平日里也不喜欢喝醉,所以连菊花茶的味道都受不了。那天,我和老朋友喝了一晚上的酒,但回来后还是不肯睡觉。我泡了一壶龙井,打开《茶经》,去看这篇用刘玉香茗煮的文字:

“莫伯伯,唐志华也。中国最薄的叫泡沫,最厚的叫比诺,最薄的叫花。比如枣花浮在环池上,就像覃辉曲竹清平的开始;再比如阳光明媚,有浮云和鳞片。泡沫,如果绿钱漂浮在水中;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鞠莹的受人尊敬。如果你和我一起煮,一起煮,那么钟华会累得浑身起泡沫,但你的眼睛会被雪覆盖。”

不仅仅是“茶的沸腾”,生活也是如此漂浮。然而,茶是节俭的,人性是奢侈的。有人愿意当泡沫,有人愿意当烫手山芋。

至于我,我不想浮在水面,也不想陷入尊重。下沉时,我愿做一朵比盆栽菊花看得更远的蒲公英;漂浮的时候,我愿意做一个有棱角的雪。在脱离工作之前,我永远不会浮沉,不会死,也不会活,就像一颗蒲公英的种子在秋天徘徊。

5.对秋天的思考

一天中午,我路过一个建筑工地。

当时,几名满身污泥的工人正坐在地上吃盒饭。沙子被风吹到他们和他们的饭盒上,在微弱的阳光下没有打扰他们的笑声。

走过去,握住他们的手,说“大家都很努力”。他们肯定会亲自叫救护车。在心里说“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但尊严是一样的”。估计不会引起什么骚动。所以,我选择了后者。

不要怜悯或鄙视任何人,也不要允许任何人这样对我。

在海上漂泊许久,渴望平静的土地;经历了一个又一个苦涩的夏天,我更加渴望自由和平等。几分钟后,当我看到每天可见的草,只剪掉了头皮,我的心又感受到了一丝秋天的气息。

秋天,我更向往平等。

秋天,我更爱蒲公英。

深爱,然后有剧烈的疼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