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散文 、铃木里美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藏在黑陶里的家乡

文/丁玲

当时风很轻,晨光上来,拉长了两座古城人的影子。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袁野的树在默默生长。一条河流蜿蜒流向远方。住在河边的人很忙,有的做饭,有的捡东西,有的做陶器。制陶工人眼里带着微笑,分工明确。有的人在河边取泥,有的人用手把坯捏成物件,有的人在火上烤已经做好的坯。红色的火焰映出两座古城里人们的脸颊。恐怕没有人会料到,这段时间会铸就一段辉煌的历史。

在古代,这两个城市是一个繁荣的地方,这可以通过历史来证明。根据《世界历史简史》的英文版本,它们是公元前2800年——年亚洲最大的城市。而且,1934年发现的凉城龙山文化遗址占地面积达百万平方米,可见古代凉城的制陶业是多么发达。当然,古代没有特别好的条件,但不要低估了开创陶器行业的古代制陶者。必须提到的是,1936年,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永先生带领考古队在两城发现了4500多年前的高柄空心蛋壳陶杯,震惊世界。这部作品被誉为“4000年前地球文明最精美的作品”,是现代人无法超越的。

在历史时空中,黑陶承载着灿烂的中华文化,黑陶文化又称龙山文化,构成了龙脉中华文化的渊源。其中,蛋壳陶具有巨大的发展前景和空间,不仅促进了投资,而且对开发旅游产品和国际学术研究也有积极作用。黑陶加强了世界文化交流。2001年,芝加哥博物馆游客激增,两个黑陶厂生产的蛋壳陶器在展厅展出。在我的家乡,黑陶已经成为了一张名片,一种符号,一种景观。

今天的黑陶使用黄河下游冲击平原的土壤。奔流不息的河流孕育着人类文明,而母亲河里的水似乎是灵性的。通过她的爱抚,她的土壤成了文明的载体。这两个城市的聪明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抓住了黑陶技艺的沉淀,并不断创新,使其在进化中变得成熟。今天的黑陶是什么样的?黑陶是怎么制作的?住在这两个城市的陶工仍然可以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黑陶的制作过程相当复杂。土取出后,先晾干,再用纱布过滤,制成泥坯。下一步是手工拉坯,然后用贝壳等器械反复按压,直到光滑如镜。接下来,用雕刻工具制作雕刻镂空等图案,然后在黑陶作品上安装耳、环、鼻、腿等配饰。之后,你可以烧一段时间窑。在烧制器物的最后阶段,从窑顶慢慢加水,熄灭木炭,产生浓烟。如今,这两个城市的黑陶种类繁多,从一米高到笔筒大小不等。而且黑陶的半成品其实是灰褐色的,烧制后会变黑。

是不是很神奇?而且我跟黑陶也有缘分。在这两个城市的石良路旁边有一家黑陶厂。工作时间短,很高兴能近距离接触黑陶。我工作的时候,经常听老板娘讲往事。她说以前这两个城市没有那么多楼,都很旧了,她的工厂只是一个小作坊。她和丈夫管理得很慢,所以才有了今天。老板娘说话的时候,语气平淡,但脸上却充满了阳光。而我似乎也看到了时间的流动。我做的第一件黑陶是一个笔筒。我走的时候,我老婆送给我作为纪念。现在,它还在我的梳妆台上,诉说着一段美好的时光和一段浅薄的缘分。

或许是因为至少黑陶已经制作出来了,无论你在哪里看到黑陶,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觉得它是我家乡的灵魂,我的家乡因为它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所以写家乡的时候,不自觉地把重点放在了黑陶上。

据说中国的造型艺术是从陶器开始的,史书上也记载神农把陶器做成瓦。宋·应星曾写下《天工开物》:符涛的制陶工艺概括为:水、火、戟与土相结合。记得有一个诗人写了《黑陶第一记》,是这样称赞陶的:好像在巴黎一个诗人书房的墙上看到了长发姑娘的头像。畸形的大力神把我带到了东柏林古老的博物馆岛,各种各样的鸟和雕刻的台灯一起飞翔,仿佛陪伴着我在西柏林一家酒店里的思乡梦。而那个似乎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坐下来打坐的女佛,在曼谷的木雕店里诱惑了我。

在这两座城市的淳朴百姓眼中,黑陶不仅是观赏的艺术品,更是他们引以为豪的精神寄托。当他们向陌生人谈论这两个城市时,他们总是谈论黑陶。在两个城市的黑陶厂中,工艺精湛的制陶工人大多是两个城市的本地人。他们对黑陶的理解更深,他们一丝不苟地雕刻黑陶,仿佛在雕刻一个不可复制的时代。在他们眼里,黑陶是活的,弘扬两市黑陶文化是他们的使命。

黑陶文化历经千辛万苦,离不开背后默默付出的研究者。为了继承祖国的优秀文化,他们多年来一直在旅行、考察和研究,付出了时间和青春。太阳和月亮就像一艘船,昨天太阳变成了蓝色,但偶尔是白发。山东大学的科研人员多年来坚持在两市进行黑陶的研发,研究团队中有国外学者。据说一位美国学者为了研究黑陶,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他第一次来中国研究黑陶的时候还没有结婚,但是现在他的太阳穴已经有了白发。这就是黑陶的魅力。而看到这些,我们怎么能不感到幸福呢?

如今的两座城市被称为“黑陶之乡”,是典型的龙山文化遗址。是的,像这样的古城怎么会有黑陶相伴呢?

是的,我的家乡很普通,但因为黑陶,它有着独特的光泽。黑陶温柔低调。它不喜欢聚光灯。它只是静静地享受每一寸时光,就像古代一样。但它会再次让我们惊讶吗?

这里的风很轻。那天,当我走进日照城市规划展览馆时,突然,我看到了高柄空壳陶杯的模型静静地站在那里。于是熟悉的影子映入我的眼帘,让我的眼睛微微发烫。是的,当我走到那里时,我想起了藏在黑陶里的家乡。

家乡:嫂子,我的老师

文/老乐

五岁时,她被拖进了家西边的“工读”学校。今天的学前班。我被“ ”拖到学校,因为我怕那个年轻的老师,他是我隔壁的四叔,但是他很严厉。尤其是当他用刀给孩子剃光头的时候,更是让他们哭了。

第二年,学生们搬进了村中央卢传山家的两间北屋。站在讲台上的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短发,大眼睛,一颗亮白色的虎牙。

“太阳、月亮、山、地、手、脚、马、牛、羊”开学第一课,用老师清脆悦耳的声音,一天就学会了两本教材的内容。回家给我妈背。我太惊讶了,我妈妈闭不上嘴。“你大姑真是”。从妈妈的夸奖中,我知道这个帅气的女老师是我同村的大姑。“她是知望家的女儿艾蓉。”我从比我大很多岁的女同学那里了解了很多关于老师的事情。

终于可以正式上一年级了。当我们十几个“老少学生”(学生相差四五岁)走进一年级老师时,我们惊喜地发现,我们的大姑又成了我们的班主任。嫂子叫我班长,同学都在挠。我心里害怕。我年轻又矮。光靠好好学习我能管得了谁?但是你想想,有你大姑撑腰你就坚强了。此外,还有像学智、桂英这样的高年级学生在背后鼓励。

班长,不仅学习好,而且事事带头。第一次劳动课,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去村南的坟地,给生产队搬坟砖。我搬不动三块现在红砖一半大的青砖,而大同大学的可以搬五块。他们嘲笑我。大姑老师说,有本事,跟乐一起背毛主席语录,谁能跟他比谁就有胆量。结果在我的朗诵中,那些总是看不起我的同学“大阳玛”都傻眼了。你不知道我家有一本64页的《毛主席语录》,我爸每次从山区学校回来总教我背几段。

每次放学,我都负责集合队伍。“立正,向右看,稍息”。嫂子表现得很好。当我站在队伍前面的时候,同学们笑啊笑啊,有高年级的女同学在队里唱《三大纪律》嘲笑我。大姑发现后,站在队列里和大家一起唱歌,让我振作起来。

二年级的时候,我班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让我嫂子很生气。那一天,我中午睡觉,大家都蜷缩在木板上(长板是当书桌用的)小睡一会儿。突然,我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我一骨碌爬起来,看见大姑跑了。我跟着去了老师办公室,却看见我大姑在桌子上哭。这让我害怕。原来是大姑进教室检查午睡,有个大猫同学,用木棍撑住睡在门口的男同学的短裤,露出小鸡鸡给我大姑老师看。这样的胡闹显然是在羞辱大姑。

最糟糕的是,有一天下午,我一个人去学习的时候,同一个教室的几个高三学生(复课班)偷偷把隔壁西边窝棚里的空棺材抬进了院子,还学了大人给老人送葬的方式,喝多了。校长追究责任,生气的大姑一天没来上课。学校校长来查找麻烦的“领导”没人敢说。我要揭露两个玩恶作剧的学生。桂英和雪芝又偷偷弄了一根“八角俄罗斯毛”抹在领头同学的凳子上。结果那个高个子男同学立马屁股通红,哭着回家了。受罚“反派”,我们去请大姑回来。谁知道,当我听说我们惩罚了捣乱的人,而不是表扬我时,我被我大姑扇了一巴掌:怎么会这样?你是班长!

往事如烟。一瞬间,几十个春秋。每次回老家,路过村里的学校,大姑总是露出白虎牙,露出白净帅气的笑容。大姑,她前几年因病走了。但我嫂子定格在我心里的,永远是那甜美善良的笑容。

向往雪域高原的故乡

文/云亨秦岭

离开家乡很孤独,尤其是在这个下雪的季节。这座古城在塞北生活了很久,生活中对山塬的向往让我背负了沉重的负担。是家乡的雪域塬,是白雪皑皑的西海固。

也许我出生在一个高山高原,也许是一种故乡情结,这让我对大山有一种默默的敬仰,也让我无法在城市的繁华中找到扎根的土壤。在远离的孤独中,总有一种漂泊的感觉。

又老又旧,塞北的冬天还是没有雪。只有刺骨的西北风吹起长长的尘埃,生命仿佛落入季节的深处,沉入深深的包围圈,沉闷而沉重。屋前的梧桐树已经剥去了最后的叶子,细细的枝条在寒风中颤抖。

我独自面对窗外的黄昏,在这样的静谧中,我的心沉入一种莫名的惆怅和不安,尤其是面对这样的黄昏,这样的不安和压抑会加倍地淹没我的胸膛,将我驱走,使我在一种悲伤中遭受着高贵的孤独。因此,在这个漫长的冬天,我在心中不时回望家乡,不时把对家乡雪域高原的记忆化作生命中跳动的音符,以此慰藉灵魂中的憧憬。

冬天下雪是我的家乡。我无法想象没有雪的家乡冬天是什么样子。雪域高原的氛围常常让我沉入一种纯粹的宁静。这种纯净与安宁让我的心,一个在人生路上奔波的疲惫的旅人,暂时腾出来欣赏雪域高原的厚度与纯净。

在家乡漫长的冬天里,总会有雪花,飘飘摇曳,深山老林中的沟壑和农舍;塬毛,川道,似乎都在一种宁静中期待着大雪的爱抚。老农的心也在一种无形的滋养中成长。

在西海固看雪,你永远不可能带着旅游的风格或者仅仅是好奇进入那个世界,甚至很难接近她。因为在这样的地方找美丽的雪是徒劳的。只有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用心感受大地的韧性,你才会意识到雪的美景就在你的心里。

只要你走出门,在纯白宁静的山野登顶,你就会被高山高原的寂静所震撼。这里的生活就像冬眠,有一种空虚和荒凉的感觉。当你感受到大自然的慷慨时,你会感受到成千上万的生命在这里经历的各种磨难,一层厚厚的雪会落在你的灵魂里。

走在塬上,突然,对面山腰的白色跃入你的眼帘。那是一群羊和一个穿着旧羊皮大衣的中年人。羊在追逐一根根站在雪外的枯枝,或踩在雪面上,觅食干草,或在避风沟下搜寻。那人高兴地跟在羊后面,偶然间他的野“花”小调打破了这片塬的寂静,厚重的旋律把雪溅过悬崖,滑入深谷,漂浮在另一片塬上。带着原本的地方口音,当那酸涩的音调突然充满你的耳膜,你原本孤独的心就会活过来,高山高原上冬天的压抑和寒冷也会被这首歌赶走。如果羊群在旷野的长乐中咩咩几声,隆冬的山塬也将在这无尽的呐喊中。这种情况会在你的脑海中形成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景观,会让你深受感动,让你感觉像是让大自然去狂野。

也许是“饿着肚子唱歌吃饭,吃力地唱歌做事”。西海固的庄稼人把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融入到这种简单的音乐中,美化了山塬的景色,丰富了孤寂单调的冬季生活。

如果是近黄昏,你会发现一缕缕炊烟升腾在高山高原的白茫茫中,然后你的内心会增添一份柔软的温暖,回归的渴望会把你引向那个善良的家庭。

雪域高原上,寂静中有几只狗在深巷里狂吠,夜晚有“咔嚓”农民敲门的声音,给雪域高原增添了一些孤独。院子里传来母亲的脚步声,还有父亲耳朵周围频繁的长时间咳嗽声。躺在家乡牛粪的土炕上,翻着一页页沉甸甸的生活书籍,眼泪会不自觉地流下来……

这就是西海固,我在雪域高原的故乡,一片贫瘠而充满希望的黄土地,一片让你情不自禁感到怜悯和愧疚的土地。

我想给我的父母,我的家乡,我的西海固送上一份白色的祝福。我总是向往雪域高原的家乡!

我家乡冬天的夜晚月亮很亮

文本/张仲林

那天晚上,月亮像水一样清澈,从村头一直漫到村尾。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我回到了我的家乡。

我在路上看不到任何人。偶尔有人的狗会热情地对我叫两声。行走在这样一个和平的世界里,安逸和自由弥漫在我的心里。天上没有云,月亮挂在空中,周围都是星星。它看起来像是用水洗过的,清澈明亮。月光倾泻而下,村庄蒙上了一层淡白色的薄纱——,仿佛看不见一般,村庄弱小而不可战胜。薄雾在村子里游荡。当光明灿烂时,它会嘲笑你,白色的牛奶会蔓延到心底,明亮;在黑暗的地方,它笑着藏起来,海胆通常有黑色的眼睛和深邃的眼睛。一串串盛开的红花应该是火热奔放的,似乎有些人屏住了呼吸;白色腊梅只开一两朵花,羞涩中有一种尊严和纯洁;橘子还挂在树枝上,若隐若现,跳动的橘子就像摇曳的烛光……家里的月光多明亮啊!。故乡,有了这多情的月光,是不是披上了一层朦胧神秘的诗意?

这样的意境,我从小就被她陶醉了。在那些冬夜,我和朋友们在村子里跑来跑去,又喊又笑。玩雪,滑冰,滑冰,偷橘子,赶兔子……我们快乐地跑着,骄傲地喊着,不知道什么是孤独,什么是寒冷。上了初中后,我对月光情有独钟。晚上学习完,三五个同学静静地走着,默默地享受着月光的温暖。今天,当我想起过去的场景,我的心里充满了快乐和温暖。细细咀嚼,总觉得月下村是一个柔弱却坚强的母亲。

其实月亮下的故乡,不仅仅是女人的温柔和温暖,更是一个伟大的丈夫。你看,一座座房屋栩栩如生地矗立起来,一座座堡垒拔地而起。到家之前,远远看到月亮下它的轮廓,我的心变得安静而安稳。有了温暖的家,有亲人陪伴,还有什么幸福可以与之相比?虽然苦楝的叶子已经掉光了,但它仍然带着一些老的黄色果实。它用铁骨和树枝与北风搏斗,捍卫这最后的尊严。面对这样一棵树和两棵楝树,你读出它孤傲坚毅的内心了吗?就像我父亲,那个佝偻病的父亲,却努力挺直腰板。我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但他仍然像牛一样在田里耕作。即使是这个冬天,他也不闲着:白天,他去家里翻瓦,下河挖藕;晚上,在家玩,在家做絮……我们劝他少做点,这样才能活下去,可我爸脖子一僵,说,我有手有脚,不要你养我。看着骄傲自信的父亲,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他们还没到门口,院子里的灯就亮了。月色虽明,光的温暖在哪里?人们站在灯光下,看到他们的父亲,看到他们的母亲,看到我熟悉的一切,这是无与伦比的。坐在主房间里,爸爸在玩篮子,妈妈在做鞋子。只有我一个人无事可做,和他们一个个聊了起来。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很感兴趣,所以我在想,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

乡下的夜晚安静祥和,你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杂草丛生的树木,明亮的池塘,绿色的油菜花,还有一丝山丘,就像一幅苍白的水墨山水画。偶尔会有几首金属质感的鸟鸣或厨房下的郭果低声吟唱。这个宁静的夜晚是不是越来越远?

我家乡的山川

文字/日落

早起,火车已经穿过狭长的河西走廊。

消失在昨晚的沙漠中,群山之间一片片绿色。网上说“新疆不远,甘肃有点长”。虽然是个笑话,但很有道理。在新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最西方和最东方的人似乎永远过着时差造成的不相关的生活。最北和最南的人,有着完全不同于寒温带和暖温带的生态气候,是一个围绕着巨大的天山山脉摇摆的广阔世界。离开邢星峡后,甘肃突然变得极其狭窄,像一座中西合璧的桥梁,从西北干旱贫瘠到东南温暖茂盛,颜色逐渐变化,风格各异。几千年来,这种风格似乎在西方的路上没有太大的变化。时间久了,除了源远流长的人文历史传说,桥下、桥外、桥尾的景色也在逐渐变化。我无法告诉你甘肃在我眼里到底是什么样子。

晨光慢慢亮起,我懒懒地坐着,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群山。在进入乌鞘岭20公里长的隧道的一瞬间,冰冷的山风让整个封闭的车厢充满了沉闷的尖叫,人们的发裙瞬间在风中飘动,可以感觉到那些卧床的旅行者也受到了风的干扰,本能地收紧了犄角。在某个瞬间,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缺氧反应。我想我的身体和大脑没有完全从夜晚的辗转反侧中醒来。

八年后再次经过这个地方,似乎唯一的感觉就是女儿对这条隧道的感知。她曾经惊叹于它的长度和高度。而我似乎忘记了太阳和月亮这里的一个属性,熟悉的地名似乎与我无关,只是,只是,我曾经熟悉它们。

也许是得益于这个互联的世界,手机上不时出现火车经过的天气,手机信号进入当地的欢迎词,我在这里与自己的亲和力重生,我也记得我曾经有一个愿望,期待在祁连山看到广阔的金色油菜花。兰州之后,我渐渐走近我出生的县城,被告知是这趟火车的一站。我有一个印象,这个县城很多快车已经停了很多年了,这似乎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惊喜。八年前我路过这里的时候是午夜,我没有机会也没有欲望去面对它。今天,好像没有心理准备,就要和它正面碰撞。

于是我一个人站在车厢的路口久久不动,望着窗外的家乡,就像十八岁那年经历的一样。窗户玻璃上漂浮着灰尘和水渍。虽然不影响外面风景的清晰度,但总有一种略显模糊的隔离感摆在我们面前。随着所有的快速流动,闪光的山,闪光的水,闪光的田野,闪光的背着书包的孩子,闪光的山坡和小路,闪光的我见过的叫不出名字的花树……我说辣椒,辣椒,桃花,梅花,奶奶,表姐和月经叔叔……我慢慢听她讲述她年轻时经历的那些事……都和她的家乡和

火车外的家乡可能变了。我认不出它的样子和方向,也找不到我曾经生活过的村庄,也找不到我玩过的山野。一切都陌生又熟悉,但环顾四周,我看不到任何惊人的变化。远近仍有山,浊浊浊时有大小河—/[/K8。

唯一没变的是只停了两分钟的车站,还是老站台,还是那个位置的两个小站门,几个人站进站出站门。我只是猜测它没有改变。原因只是因为熟悉。熟悉的老站台味道。

看着他们,我无悲无喜,却无缘无故想起故乡的山河。我的生活中有这样一个世界。现在,它只在我心里。我心中的世界是如此遥远。

车子继续开到天水,山环水绕,水环山绕。黄河水一直流到它应该去的地方。一路向山,一路向水,我突然感叹,一路,山高水长。我打电话给我妈妈,告诉她她的家乡很好。

这是她的家乡。我不知道她是否会回来。我只知道她不知不觉就离家千里了。

家乡河上的林峰大桥

文字/阳光猪

林峰大桥的美景让我看到岁月的宁静和美好。

桥下浅浅的声音来自东边空旷的山谷。上了水,你可以找到源头,下了河,可乐水。站在桥上,可以看到岸边的田野,春红夏绿;你可以看到脚下潺潺的流水;你可以看到鱼游得又浅又自由;你还可以看到远处茂林的竹子种植,绿色的花园,鸡犬的啼叫,蜿蜒的小路和高耸的马头墙。

家乡河上的桥是一种生活,一幅画。

原宪南门有一座石桥,东门有一座木桥。这座木桥经不起春夏季河水的频繁上涨和泛滥,在汹涌的潮水中不复存在,于是这座林峰桥应运而生。这座桥已经成为惠州和南京之间的主要道路,交通和噪音一直很大。我出生在古城原宪,在那里住了十年。小时候从东门跑到西门,从北门溜达到南门,但从来没去过东门外的林峰桥。

多年后的一个夏天的下午,我遇见了它。我姐姐神秘地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原宪有一座林峰桥,桥下的石板上刻着一首诗。“将杯移至西山,鱼鸟争酒。胡同分成瓢,变成地平线上的水桶”。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石像,你去了一定会喜欢的。我说,嘿,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她害羞地说她男朋友带走了她。原来是鹊桥!我很好奇,同时也很恼火。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注意到?

来到它的眼前,烟雾弥漫的荒野中的“林峰大桥”就像一座英姿飒爽、朝气蓬勃的仙桥。石头做的身体高高地躺在麻川河上,东西排列着34对石栏杆,专注于远处的景色。宽阔的桥面中间有一条石头街,有一对鼓和石头安详地坐在那里,平静而热情地望着南北桥头。那一年,河水非常清澈,古雅的五孔石桥像一把旧钥匙,把这里的景观锁了200多年。

这座皖南最宽的古石桥,烟雾弥漫,灰蒙蒙的,第一眼就让我觉得荒凉。因为爱,产生了无限的担忧,担心它的石头做的身体和骨头会消失在沧桑中,担心30年后河东会变成河西,担心日落时它会远离大山,担心世界会陷入巨大的危险。桥北的音乐亭在80年前的战争中被毁;桥南的石经楼威严地立在船形石墩上,像一根定河的针,百年前一件绿色石雕的钱落在神针之下。

老县长刻在桥西侧石板上的诗,这些年来渐渐褪色,深潭旁水牢里雕刻的小石像的离奇故事,也只能在书上找到。美丽的林峰桥“树上的鱼、骑马的人”的传奇故事流传已久,桥上南来北往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几千年前的原宪古城已经繁荣起来,城墙和城门早已不复存在。只有流淌的东门河在为青石桥倾吐着本世纪的遗憾与孤独。

那天,就因为我多看了它一眼,它的身影遮住了我的心。

每当我在单调的田野里看到一座桥突然出现在小路的尽头,我就穿越时空想到了林峰桥。

带你去看桥!我高兴地对我的爱人说。一路上闲聊:桥下有板石滩石雕,还有一个奇怪石雕的小雕像!水边岩石上的小石像此刻可能会被淹没。看到你能找到……林峰大桥就像我手里的宝藏,我的秘密风景。我张开双手,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爱的人,一遍又一遍地带他们去看桥。

正午的阳光照射在马石桥的表面,碎金明亮地撒了一地。它刺痛了我刺眼的眼睛,石板间的杂草疯长。高跟鞋在桥北端的七音石上嘎嘎作响,竖起脚趾,试图踩在一首古歌上。然而,桥南端水洞村的高粱变红了,在秋阳深处的田野里蔓延开来,吸引了许多蝴蝶飞来飞去。南方山区的人们很少看到这种大高粱和桥梁,这让他们奔向炎热的高粱地。

在田野和建筑中,在蓝天白云下,在青山绿水之间,这样一座半老的桥总是让我无限地爱着它。但是我的孩子,只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索然无味。她年轻的时候,并不在乎这座247年前的古桥,就像我很多年前一样。

这座桥越来越像我童年的老朋友,温暖地等着我,等着我一次又一次地来这里倾诉我的思念和幸福。这座桥,就像我的一个长辈,看着我和爱人在这里叽叽喳喳跳来跳去。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桥,它让我做梦。

我不知道见过多少次熟悉的山川、河流、房屋和田野,但那些人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只有长大了,才知道时间并没有切断这些故乡的温暖,温暖在心底生长,最美的花也慢慢绽放。

这座林峰桥,放在我家乡的河边,优雅到淡出不染尘埃。石头身体和骨骼的纵横特征,与桥下柔软的水波一起,为大地谱写着音乐。两岸惠州的田野山河,是江南小玲的《天净沙·秋思》这首诗的节奏和韵律。我爱这座桥,我愿意静静地听着桥的歌声,听着春天上涨的河水的潺潺声,听着夏夜河面上如繁星般闪耀的萤火虫,听着稻田里的昆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