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不理解宽容 :发布: 草也青青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今天双十二是大学同学熊和班长的生日。

一大早就给亲爱的舍友群里的小熊发了祝福,然后给班长发了短信。显示器拆了,从来不用微信。年级组的男生经常讨论国家大事和世界大事,但是没有看到班长。这次我试着问他是不是还坚持不用微信。回复说可以,但是不太熟练,附带微信号。

马上调到熊,让她加班。熊总是很可爱。问一下,是不是加到我们组了?我开玩笑说,是啊,正好赶上你们俩一起过生日。班长很快被邀请进来。打完招呼恭喜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说这就像是私闯进女生宿舍一样,坐立不安。

担心班里的班长又逃跑了,聪明的熊马上建了一个新的小组,把班里的一些男生女生带了进来,这就是班级小组的原型。l同学,在京,善于沟通,加盟,与小雄合作。不一会儿,班里18个同学,其中5男13女,已经接近走到一起了。虽然天很远,但洛杉矶、魁北克、温尼伯、雅加达等全国各地都无视时空,热情地聊天。就像时光倒流,一起回到那一年,靠着墙,围坐在一桌一桌,在阳光明媚的教室里有说有笑。

就这样,随着无数微信群陷入七年之痒,我们的8702刚刚获得了全新的生命,开始了爱情婚礼的舞台。大家说冷要暖,很热闹。

但是在聊天页面顶部,群名后面的括号里显示的是群成员总数,突然提醒大家,少了一个人。唯一空缺的女同学,姓梁。提到她,人脉很广的L同学也感叹:没有消息,可能要去公安局失踪人口登记办公室了。大家都表示遗憾。如果她能出现,全班就能完美团聚了。是送给班长和小熊最好的生日礼物,也是大家的一种享受。

梁的缺席似乎在意料之中。愧疚多于隐隐的失望。

梁曾经是我们的室友。第一印象中,北京人略显丰满,皮肤白皙,大眼睛,油嘴滑舌,但说话温和。成绩好,被选为班里的学习委员。但是开学不久,我们发现一个房间六个人,她却有点古怪,孤僻。而另外五个,拧成一根绳子,形影不离,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逛街,一起进进出出。真的,桃园结义,同甘共苦。梁从不和我们一起去,也不经常去食堂吃饭。

很快,宿舍里发生了一件又一件怪事。抽屉里的饭票不见了,书架上玻璃装的麦芽奶一寸一寸缩小。一共六个人,出门都是锁着的。外面不太可能有贼,所以梁自然有嫌疑。五个头脑简单的人像碰上大事,义愤填膺。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麦芽奶是很好的营养品,六毛钱足够做一份美味的红烧排骨。吃了之后有余香余音。最重要的是,盗窃是一个道德问题,不可思议,更不可原谅。

马上商量合伙做什么,就算相信是梁干的,那证据呢?聪明的话就照顾一下:晚饭时间派一个人去做卧底,保证把握住现状。睡上铺的鲍文主动请缨。Bowen身高1.72米,短发,运动装,经常被误认为男生。伯恩也是北京人。她的父母住在国外,由祖母照顾。她慷慨而热心。周末她会带我们几个人从外地去她家,让她奶奶做好伙食接待。相比之下,梁就不厚道了。

现在想起来,中午饿着肚子躲在床上,拿着蚊帐和床帘做掩护,屏息以待,听着四面八方,真的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卧底几次都失败,真是幸运。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尴尬。后来大家改变策略,故意把好票的五角菜放进抽屉里当诱饵。鱼上钩了,果然少了一两张票。她在的时候,他们故意大喊大叫,并威胁要向部门报告。第二天,菜票像一只长脚回来了,但眼尖的那只马上认出那不是原来的那只。印刷版本不一样,红色的变成了白色的。

这五个人里,可以,我的上铺和同桌,是班里的团支书。大家都建议她找梁当秘书。如果真的奏效了,我不仅承认了,还叫了几个炒蚕豆给大家吃,算是道歉。我记得当时can很感动,好像是她自己做错了什么。残教我们相信人会改正错误,既往不咎。然而没过几天,梁的老习惯还是改掉了,而且越来越严重。五个人怒气冲冲的去科室跟辅导员投诉,要求收拾她。辅导员答应和她谈,但是因为暂时没有空床,换宿舍的问题无法解决。从那以后,我不得不继续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冷冷地面对对方。梁还是个不合群的人,我们还是抱着一团。我们也更加小心,尽力隐藏有价值的东西。

大约一年半以后,学校调整了宿舍,我们换了楼,智慧回了自己的班,梁被搬到了隔壁宿舍,秀和过来了。从那以后,除了在教室里见面,我们再也没有和梁联系过。后来班上来了一个男高材生,会弹吉他,长相普通,很快就喜欢上了梁。那段时间梁爱打扮,刻意减肥,身材修长,烫过长发,很摩登。有传言说他们毕业后就要分手,梁不愿意把金项链还回去,等着对方求婚。

毕业后大家都散了。梁下落不明,鲍文后来移民加拿大,我和残、智慧、东方见了几次面。每次聚会,我们总是谈论过去。一不小心听说梁的父母当时离婚了,继母对她不好。她没有给她任何好吃的,所以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手。当她看到别人时,她想把它留给自己。

知道发生了什么,年纪越来越大,愧疚感越来越大。我想那时候我们五个人都是来自幸福的家庭。如果每个人都给了梁一整罐麦乳精,如果每个人都没有冷落她,而是关心她,以后会怎么样?

但是,今天,去哪里找她呢?甚至因为她骨子里曾经被认为是“坏人”,所以没有直视她的眼睛,所以现在已经记不清具体的样子了。翻看当年的老照片,连班级照都看不到她。

年轻的我们不懂包容。我无法理解莎士比亚的“的崇高意义,就像天空中的细雨滋润着大地。它祝福宽容的人和被宽容的人。没想到有一天用力打别人会觉得手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