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新郎 ;本文作家: 蔚新敏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结婚那天,我爷爷跑了。我的奶是妈妈家送的,老婆很有钱,一对大箱子梧桐树,一匹母马,十亩地。进了洞房后,爷爷没有回来。后来有人说在东北战场上见过我爷爷。三年后,祖父跟随一位将军到天津当秘书。知道批准信后,我坐火车跑到天津,她想带我爷爷回来。

我爷爷上的是私塾,长得很帅。十八岁那年,他在城里一家当铺当簿记员。他的嘴像相声,很受老板的欢迎。我的牛奶是一个大家庭被宠坏的女儿。我在街上骑自行车,追上了父亲,让媒人向老板求婚。父亲不肯,也不打算娶媳妇,更不打算在城里娶媳妇。我换了媒人,被戳回去。我妈亲自去当铺,我妈没理她,我就安安静静的坐着。我妈走路回家,我在奈奇开车回家。八里之后骑了个小红脸,让我爸妈都好看了。这个泼辣的小女孩眼睛像湖水,说话像镰刀割草。她结了婚,一口就答应结婚。我爷爷只说,我想娶你。结果他在婚礼当天成了离家出走的新郎。

我不在乎我妈,但我也想回来。我回来离婚,我妈说生了孩子就走,不值得结婚。

我怀上爸爸后,他们就走了。离婚后不离家。我爸爸比我小一岁。离婚后,父亲叫我Milk “妹子”,说,妹子,我要把家留给你了。留住人,就留不住心。走吧。我父亲像老虎一样强壮。她开了一家布店,雇人织布卖布做衣服,日子过得很红火。

我爷爷在天津和二奶奶结婚,生了五个女儿。有一次我爷爷回来,想把我爸爸带走。我妈说你爸妈离不开孙子。我爷爷不得不停止思考。我妈像她梦想的那样养着我爸爸和家,给我爷爷的父母养老。

我在天津的两个奶奶,吃饱喝足,穿大牌,五个女儿都是保姆带的。我爷爷写信透露生活艰难,我回复可以帮忙带一个。我爷爷的司机开着吉普车,送来了三个人,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六岁,四岁,两岁。看到三个女生张嘴我奶就笑了。三个女孩,我们后来称之为三姑、古耜和古武,都和我睡在一个炕上。我用牛奶喝蔬菜粥,他们用我的牛奶吃杂馒头。我奶带他们去农村市场,去庙里看剧,逛马号。我的牛奶很少,他们说的是天津话。我一开口就用相声说。第三个孩子上初中的时候,我爷爷带他们回天津,但是三婶不走,我就说走了可以再来。如果不是,知青下乡的时候,三婶回来了。我有钢铁般的纪律,我决心不在这里找对象。我姑姑现在在我妈妈的控制之下。三姨来回天津,结婚后我给她奶看孩子。

那一年,我弟弟二十岁,和他的另一半相处的很好,他的另一半希望我弟弟有一个铁饭碗。我让爸爸带弟弟去天津。我爷爷说,姐,我没有孩子,我不能让我儿子没有孩子。我用我的奶就懂了,不会再说话了。

我爷爷七十八岁的时候,他二奶奶在天津去世了,我爷爷经常回来。下雨时,我的牛奶打断了我的腿,所以我爷爷为我的牛奶建了一个套房,两室一厅,有厨房和浴室。我祖父来的时候,住在这里。我爷爷像个跟屁虫,我用牛奶做饭,他跟厨房,大姐,大姐说话;我去跳广场舞,他扭着身子走了。有一天,我收拾好父亲的东西,送他回天津。街上有太多关于我父母的流言蜚语。我爷爷说他们是对的。我想和你重新注册,重建我的家。我妈说我爸疯了。想找他就去天津。我不管你是不是找十八岁。不要找我。那天她把我爷爷的东西扔了,我爷爷回天津了。他说去民政局咨询。他现在单身,自由了,可以结婚了。我拒绝让他回来。我爷爷说,不管你喜不喜欢,反正我从现在开始追你。

我爷爷讲一口流利的天津话,还学会了马的相声。他录了视频给我看他什么时候有空。还有“吃饺子”“买猴子”“请客”,经常让我奶笑。那天,我听着,哭了。原来我爷爷还录了一段话:我今年83,明年84,不打电话就得跟你走。我欠你一场婚礼。现在,我单身,我有资格……。我一遍又一遍的放奶,听着听着哭。

我姑姑,345,天津人,同意我姑姑结婚,但是我姑姑说我姑姑很荒唐。我爷爷说,让我再可笑一次。

结婚那天,我爷爷戴着大红花,骑着大马去见亲戚。我穿了旗袍,坐了轿子。我爷爷布满皱纹的脸严肃而开朗。结婚的车浩浩荡荡,包括孙南迪和女儿在内的几十人参加了宴会。

婚礼上,外公对老婆说,秀英,我回来了。我问,你回来干嘛?我爷爷说,倒插门。我的奶泪又下来了,妆哭了。我爷爷平生第一次叫我牛奶的名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