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钳 ,小编: 黄孝纪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扑克是手的延伸,是火炉的伴侣。

村里的砖炉每天晚上总有一把拨火棍。闲暇时,他躺在灶台上,或者插在炉子的灰坑里,甚至扔在炉子入口处的宽板凳下,与干柴火、炭块互动。黑色细长的腿、一对大耳朵和一个铆钉螺栓构成了它的所有身体。在一只手的控制下,灵活有力。自从铁匠给了它生命,一个居士就心满意足地羡慕它,把它带回家,带进主房,立刻爱上了这个家的砖方火炉,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家。从此,它默默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杀死自己的身体,无怨无悔。村民们给它起了个亲切的绰号,火钳

柴火在灶膛里燃烧。炉子门口的一块方砖上,用一把比手臂粗的斧头劈柴,有时是手指粗的干树枝。干柴的前端伸入灶膛,剧烈燃烧。长长的火焰舔着锅底,带着烟尘从炉门跳了出来。炉子上的锅是烧水的,煮饭的,或者香喷喷的饭已经煮好了,换成了黑色的双耳煮锅。一团白猪油在锅底快速融化,刺爆。8 cm村,一年四季一日三餐。这一幕在每个家庭都重复着。

深秋、冬季、早春天气寒冷。这时,在我家火炉门口的宽大长椅上,我们必须挨着坐,温暖的炉火会让我们的脸变得又红又暖。其中一个,妈妈,爸爸,姐妹,还有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妈妈,拿着扑克,一直控制着灶膛里的动静。火太大,用干柴拖出来。干柴被烧成一小截,只留在炉门,送入炉室。火里全是柴火和灰烬,烧得不好。抽烟的时候,火钳伸了进去,搅了搅,刮了一个小窝,火苗一下子就窜了上来。父亲喜欢抽当地的香烟,所以他省去了划火柴的需要,拿了一把拨火棍,在里面放了一把深红色的火,伸到烟斗里,用嘴吸了起来,享受着吸烟的乐趣。

我记得在下雪和结冰的时候去上学。我和我的朋友经常手里拿着一个消防桶去上学。在一个小火桶里,有一个装着红色木柴的陶碗。上课和上课时不时烤烤手,让我的身体暖和了很多。有同学在火桶里放了一把干茶籽壳,弄得教室烟雾弥漫,被老师勒令到外面提。

那时候家里有喝早茶的习惯,伴随口的东西往往是一碗泡萝卜和几个加糖烤的红薯。有时候我妈拿出三两个圆圆的热皮,用钳子夹住,倒着放在火上。就像一个圆风扇的热皮,煨出金黄色,涨起密密麻麻的小米泡泡。香脆诱人。这是村民每天的点心,也是待客的上品。用火钳在炉子上挖个洞,放一个白皮红薯进去,盖上火,也是我们爱做的一件贪心的事。今天回想起来还是有余香的。

家里用一把钳子往往要很多年,腿磨得又细又短,好像又老又瘸。看着这样的扑克,不禁感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