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小姐 、发布人: 万紫桂园

  • A+
所属分类:文摘大全

我永远不会忘记——1999年7月25日5时40分,我生我养我妈,终于完成了她的人生旅程,完成了她辉煌而艰难的使命。在我家,她慢慢闭上了眼睛,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人世。她在七十一岁时走得如此平静安详。

我的母亲贾,原名贾润之。1928年农历十月初十,他出生在濮阳县王铸乡花园村,是一个农民和小企业家庭。祖父贾德成先与祖母王结婚,有三个姐妹;祖母去世了,她嫁给了祖母崔氏,还有她的叔叔、母亲和三个姑姑。祖父贾德成一生勤劳善良,勤政持家,爱交朋友,与邻居和睦相处。祖母崔实家境贫寒,被迫从河北保定到濮阳讨饭,嫁给祖父。奶奶能吃苦耐劳,对穷人好,善良。祖父和祖母作为客人互相尊重,努力工作,在淡季做小生意。虽然很难,但生活很愉快。母亲六岁时,县里提倡放脚,成立了“放脚会”,经常派人去检查。如果有人发现缠足,就会当众罚款,母亲也避免缠足。我妈妈从小勤奋聪明。她七岁学会做单衣,十岁学会做棉衣,十四岁学会做鞋子。在家工作,挑水,喂鸡,做饭,抱孩子,量力而行;磨碎,腌制泡菜,制作豆瓣酱,帮助成年人。小麦秋忙时,守望收割庄稼,锄头扶犁;闲暇时,一个人编织鲜花和布料,飞针走路。我妈十岁的时候,有幸在天主教堂学习了两年,每个月交一元学费。作为一个女孩,随着家庭成员的增加,家务也很多。爷爷让妈妈辍学在家做家务。

我母亲十八岁,经人介绍嫁给了她的父亲。当时父亲在岩寨村教小学,母亲陪着父亲。一年多后,他与哥哥任可出生,一岁多时死于百日咳。又过了一年,她出生在一岁多的凌克,死于肝炎。也许是当时医疗技术差,也许是父亲年纪小,工作热情高,备课教学,又不得不编教材,当村团支书,和年轻人谈心,发动群众,进行土改,耽误了孩子的病情。两次失去孩子的痛苦折磨着我的母亲。母亲生下我后,我离开父亲,回到父亲的故乡紫桂园村。父亲从小失去父母,母亲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

母亲回村后的那些年,姐姐和二姐来到人间,父亲在外教书,母亲的担子更重了。幸运的是,我奶奶有时会来我家帮助我妈妈。当时我正赶上天灾,正在设置大家的食堂。队里不准大家抽烟做饭,锅碗瓢盆都拿走了。如果有人发现抽烟做饭,就开会批评,搞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开始是粗面馍,地瓜干面粥,后来改成蔬菜面馍,大人两个,小孩一个,粥两个。每次妈妈在食堂做饭回来,都会让我们三个吃,自己喝粥,剩下的浓稠的给我们。后来,没有食物包子和粥,只有停火,他们找到了自己的门道。

在那些悲惨的日子里,树叶、树皮、杂草,各种可以用来充饥的东西都被饥民一扫而空。地里的庄稼没有收割,但杂草却在疯狂生长。我们家乡有一种野草。它的茎和叶不高也不绿。它的根很嫩,纤细,略带甜味。它生长在洼地和路旁。家乡人叫它“伏小草”,那根叫伏小根。每次我妈妈从田里回来,她总是在篮子里刨一些傅淼树根,我们高兴地径直绕过我妈妈。妈妈洗了蔬菜的根,在锅里煮了。我们都努力喝下它。母亲看着我们的贪吃,心理上感到安慰。在我微弱的记忆中,我吃过很多种米饭,比如榆树叶饭、野菜饭、槐花饭和蔬菜饺子。我没办法。那是痛苦的一天!

随着艰难岁月的流逝,我和妹妹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这时,父亲已经调到县里教书了。虽然生活很艰难,但为了抚养孩子,父母还是同意让我和妹妹随父亲去县城上学。那段日子,我妈总是隔半个月和20号把二姐放在邻居家,走了40多里路给我和大姐姐带点馒头。妈妈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可以吃。母亲休息后,当天就要回家,不禁为二姐担心。写到这里,我悲伤的泪水止不住的溢出。现在我才知道,唯一的蔬菜包子是妈妈饿的时候从她嘴里救出来的。为了不让孩子挨饿,她在黎明和黄昏时来回走了八九英里。那时,她无法意识到自己对孩子的爱。母亲,我苦难的母亲……

艰难的日子还在继续。为了谋生,我妈妈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那年种完小麦,在红米晒高粱的时候,都说黄河滩宽,粮食便宜。母亲带着家里仅有的布床单和破布以及两件比较新的衣服,和邻村的人一起去黄河滩换吃的。来回100多里,那天我回不了家。她走的时候,母亲把二姐托付给邻居照顾,留下了四个馒头和槐叶面。黎明出发,中午到达黄河滩麻栗集村,换布15斤粗粮。和他们一起去的人说,如果你去东部,食物会更便宜。母亲心里想念二姐,没有和她一起去。回到徐镇基,天已经黑了,离家还有30里。当时妈妈又饿又累,一个骑自行车的说前面路上躺着一个人。妈妈怕刚换的食物被抢,只好赶紧绕道走。当我到家时,夜已经很深了。只见二姐穿着一条裤子,在一个破院子里呼呼大睡,瘦小的身子上爬满了叮她的蚊子,她自己都不知道。母亲把二姐搂在怀里,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黑暗中,妈妈和二姐在院子里呆了很久……

第二天,文同阿姨告诉她妈妈,天黑的时候,她看见我二姐坐在门口的石头上。问问她,厄尼,你为什么不回家?二姐哭着说,我等妈妈。文同阿姨让我二姐和她一起回家,但是二姐还是说,我要等我妈。我妈留给我二姐的馒头,也是邻居家的孩子吃的。从那以后,妈妈再也不敢把二姐一个人留在家里。如果你有事离开家,你会在同一天回来。

生活艰难,以至于我和姐姐再也不能跟着爸爸读书了,于是我们和妈妈一起回家。白天带着两个姐姐去挖野菜,回家让妈妈做饭吃。和两个姐姐在一起也很开心。当时我妈听说我家一个亲戚在县城可以买大米。就从东向西借钱找那个亲戚。有一天天快亮的时候,妈妈把我从梦中叫醒,说:“小家伙,我把饭煮好了,盖在锅里。”。你带妹妹在家,你妈去县城给你买白馍。听话,啊。听说有白馍吃,要赶紧下来。白天,我带妹妹在家玩。当我们饿的时候,我们吃我们离开时妈妈留给我们的馒头。我们二姐哭着要妈妈的时候,我哄着她。天黑了,我领着妹妹在村头等妈妈。天已经全黑了,我也没看到妈妈,就哄着两个姐姐回家。不知道晚上有多晚,我和妹妹睡得正香,妈妈在梦里把我叫醒。一见到妈妈,就扑到妈妈怀里要白馍。说,妈妈,我没有欺负我妹妹。天黑了,二姐为你哭,我哄她。妈妈说,好孩子,哥,你应该哄妹妹玩。妈妈明天会去市场给你买白面包。

第二天,我妈昨天从县城拎着大米去市场了。把米卖了,买些粗粮,给我们每人带一个大白馒头回来。我们吃美味的食物。还别人借的钱。现在想想,我妈又瘦又弱。她走了40多英里才到县城,背上40公斤大米从县城回到家。离家20多里就天黑了。我怕在路上被坏人抢走,只好用黑布把米袋子包起来,却不敢休息。家里有三个孩子等着用它来支撑我的生活。母亲用她惊人的毅力一步一步地把米背回家。第二天,我又回到收藏品那里,把它卖了。买米一斤一元,卖米一斤三元。它还向别人借钱,给我们买一些粗粮。为了孩子,妈妈们无论多辛苦多累,都是幸福舒适的。

夏天的一个晚上。屋外大雨滂沱,电闪雷鸣,风声紧。我突然开始燃烧,我很热。我妈妈看着窗外,看着我发高烧。她毫不犹豫地给我盖上篷布,把姐姐锁在屋里,背我出村,冒着倾盆大雨,脚下水泥流淌,一步一步把我抬到五里外的河沟村。叫医生上门,给我诊断,给我打针,吃药,背我回家。母亲让雨水和汗水湿透了,浑身是泥。我的病治好了,但我妈妈病得很重。我给母亲喂水和药,直到她康复。

秋天过后,天气变冷了。妈妈拿了一些棉花给娘家玩花,给我们做棉衣,去看望多日不见的嫂子。当时,我的祖父和祖母也相继去世。妈妈走了将近五里路,在叔叔家坐下来的时候,听到里屋的表姐跟阿姨说,我阿姨一定是来要东西的,很烦。这句话被没喘过气的母亲听到后,气得浑身发抖,心如刀割。她一口水都没喝。她颤抖着说,嫂子,对我哥哥说,我要走了。走出门外,悲痛和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边走边哭。这时,舅舅追着我,逼着妈妈回去。我妈妈拒绝了,但是我叔叔很无奈。她拿出十多英镑的粮票给了我妈妈。我妈妈不想要,但是我叔叔很着急,把它们给了我妈妈。当我妈妈回到家时,夜已经很深了。第二天,妈妈含着泪对我说:“孩子,人要是穷,就会饿死。不要让人看不起你。让人看见我就躲起来。要诚实明了。”你替我记住了。我看着妈妈严肃的脸,理智地点点头,说:妈妈,我明白了!

随着艰难岁月的流逝,乡村管理模式也在不断变化。村分田分户,我家分“四人自留地”。父亲在县城教书,我们兄妹年幼,夏播秋收的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那一年的小麦收获季节,金色的阳光穿透了眼睛,南风吹个不停。俗话说,蚕熟了,小麦一天就熟了。麦穗说它们都是黄色的。如果不抓紧收割,麦穗会爆,风一吹,麦粒就会脱落,产量就会降低。天麻鲸脂,妈妈把我从沉睡中唤醒,把妹妹留在家里,我揉着眼睛和妈妈一起收麦子。母亲从来不用镰刀割小麦。用镰刀割麦子会把麦茬留在地里,因为麦茬可以用来做饭。母亲用稻草把拉好的小麦捆成捆,我回家去搬捆。直到烈日当空,我才疲惫不堪,妈妈让我和她一起回家做饭休息。太阳西斜,我和妈妈一起摘麦子。天黑了,月亮升起来了,妈妈先弯腰拉麦子,累了,蹲下来拉麦子,然后累了,她跪在地上,稍微动了一下拉麦子。双手磨成血泡,用破布包好,继续拔麦。我把成捆的小麦运回家。我妈让我数背上的麦捆,免得被别人偷走。

小麦收割后,妈妈起得很早,贪吃黑,把肥料运到地里,用铲子翻起,用耙平。小麦干了之后,妈妈从河沟里取水。我往挖好的坑里倒了几碗水,放上玉米种子或红薯苗,用土埋起来,等庄稼长出来了,还要除草、施肥、收割。当你到家时,你必须挑水、做饭、洗衣服、喂鸡和猪。冬天农闲的时候,我妈日夜织棉布。我深夜醒来,她还在煤油灯下缝纫。在我的记忆中,妈妈从来没有闲着。

岁月悄然流逝,我们的兄弟姐妹在母亲的苦心经营下,过着挨饿的悲惨童年。经过多年的艰苦经历,我们成长为青少年。父亲在外面教书,忙于工作。他只能在星期天和假日回家帮助他的母亲。父亲的工资太低,支撑不了一家人的开销。但是我的父母知道,不管有多难,不管有多苦,我们永远不会放弃上学的机会。我们三个都高中毕业了。恢复高考制度,大姐和二姐考上了高校,毕业后参加工作。我通过了ABC的入学考试,参加了工作。我们兄妹有一份稳定而理想的工作,他们已经成家立业,养大了女孩和孩子,苦不堪言。这时,母亲应该休息一下,过悠闲的生活。但是我妈妈仍然忙于我们的弟弟妹妹,照顾孩子和做家务。妈妈不会骑自行车,也不愿意在公交车上花钱,所以总是走路。幸运的是,我们住得离彼此不远。你让你妈妈坐公交车,她说。我锻炼身体。快七十岁的人看起来也不过六十岁。母亲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乐观,她很满足。

1996年10月,我被组织调到了乡镇。有一天,二姐打电话来说,她妈妈在看牙齿的时候,发现她上颚有一个气泡,经过检测是癌症。听完之后,我雷霆万钧,惊呆了。我赶紧请假,二姐夫陪妈妈去北京301医院复查,结果还是一样。根据医生的意见,在父亲的同意下,母亲在安阳肿瘤医院进行了手术。我们从未向母亲解释真正的原因。母亲可以阅读和理解她的病情,但她从未问过我们。她跟我们说话的时候,还在笑,怕我们担心她生病。

手术后,我妈妈仍然为我们的家庭事务努力工作。我们劝我妈,拦住她,开导她,但是没用。直到三年后,妈妈病情恶化,我们又送她去医院。10天后,妈妈觉得病情严重,坚持要出院。我们和父亲的千般劝说,也无济于事。咨询医生后,按照妈妈的意愿和我一起生活。白天两个姐姐陪她,晚上我和老婆陪她。根据医生开的药单,到医院买药,让护士回家输液。患晚期癌症的母亲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她从不呻吟,而是翻身。我让妻子给我妈妈注射止痛液。我妈妈说她工作了一天后很累。让她休息一下。我的母亲是她自己的儿媳妇,她宁愿忍受巨大的痛苦,也不愿给别人增加任何麻烦。一天晚上,我在她的床前等着。我只是很困惑,感觉到妈妈在动。当我睁开眼睛时,她挣扎着爬了起来。我问妈妈怎么了,她说她要小便。我抱怨妈妈没给我打电话,但她说,我觉得你太困了,想让你多睡一会儿。当我鼻子发酸时,泪水溢出了我的眼睛。这是我妈妈。

1999年7月25日5时40分,屋外正下着雨。在里面,妈妈的气息越来越弱。我的父亲、我的妻子和我的两个姐姐都在我母亲的床前等着。我的母亲最终结束了她日以继夜的辛苦工作,去世了。我的心像一把锋利的刀一样疼痛,悲伤的眼泪流了下来。我哭了,妈妈,妈妈,睁开眼睛,再看看你的孩子。恳请你再看一眼你的孩子……,但是不行,可能我妈太累了,需要休息。不幸的是,在我母亲去世之前,她没有留给我们一句话可说。可能妈妈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了,什么都做了。母亲知道后,对她辛辛苦苦养育的孩子感到宽慰和满意。但是妈妈应该告诉孩子们在你走远之前说一个半字。不,一个字也没有。妈妈,你离开的时候是那么的平静和安详。

生我养我妈,离开我十五年。在这十五年里,我经常想念我的母亲,多次提起我的笔,试图写一篇文章来纪念我的母亲,但我没有勇气写下来。我怕我笨拙的笔会玷污我母亲在我心中的形象,所以不敢写。

母亲给了我生命,母亲用自己的血汗把我养大。当我参加工作,应该报答母亲时,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我经常想念我的母亲,悲伤的眼泪会掉下来。每次去清明节,我都带着老婆,带着姐姐和二姐去给妈妈扫墓,给她烧香,给她钱。当我看到墓前桑迪的草时,我会用手轻轻地梳理。小时候我会再给你梳头。抓一把黄土,然后把你当孩子一样塞进去。愿你睡得香甜。然后,我会安静地坐下。我只想和你多呆一会儿,和你谈谈。妈妈,我想你。我真的很想你。只要你的孩子还活着,我会一直去你老人家,直到和你一起离开的那一天,和你永远生活在一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